在生命之中偶然的遇見

總是不停回頭望,像昰一隻等待著主人的狗。 不想在有限的生命之中只有一次的時光 每個遇見都有其無法去理解的意義 這是似乎是種貪 貪得無厭的 而不願放手那些所邂逅的人和事和物 頻頻回頭看看看什麼時候能夠再度連結 再度相聚 再度彼此的生命之中夠創造出新的事件 這是重感情的厚臉皮人 所能說出了就很誠懇的一句話 -- 認識了便是一世 「如果能夠維持很久的話那該有多好啊?」 「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