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越來越複雜的世界

我喜歡不少人,但又不是想交往那一種,而變只是單純的喜歡,不帶批評的。 今天和朋友小聚,所談到很多關於不同人的處事態度,又或者是在軟體上相談之間,又或者是真實,約了見面之後的反應。或許對於有些人而言,重要的一課便是當下,而是過了這麼多年,我也漸漸明白的,有些事情在,最美好的當下不做,便再無他日,再也不可能去實現所想所欲所望,因此在這中間如何取捨是智慧,也是人生。 我曾被人說是重感情的人,我對人事物的眷戀很深。 我想這或許便是一種貪,貪得無厭的,不想放棄任何一件事情,不願放下一切,只聽一次的歡悅,而省去了那些只求發洩。 而有時卻又像是紙片一樣,別無他戀。是不想去放下那人生中遇到的美好人事物。不想在有限的生命之中,只有一次的時光,雖然時間如矢一般一去不返。 而且少了些純目標性的追求。又或者本不求什麼,而回到最初的感官,「為什麼,一定得是什麼名?什麼份?」說的也不過是安慰,但更像在找尋一生的朋友,而如在人生一起走過。你是人生中的一個點,又或是一粒沙粒。我想成為那線,由一個個回憶會面互動中,去定義我們的關係而不是去找尋一次性的刺激。 人生只有一次的事情實在是太多了,而有些是怎麼樣也不想去忘記的,不希望只有一次的,哪怕時光多麼的短暫,認識了便是一生的事。 「如果能夠維持很久,那該有多好呢?」 我想像我正發射一枚朝向未來的箭,如此說著。 「是吧?」

我在躊躇的中間

我在躊躇的中間 這裡不是未來不是過去 是不是一半的大人又不是一般的小孩 這裡是非地方什麼地方都不是 來往的好像就卡在這個地方 我既沒有踏出那一步想到大人世界,但是思考有時像大人世界; 我沒有離開抽身的,就像是那個地上的小孩世界,但是有的時候思考一下又像小孩世界 這裡是非地方什麼地方都不是

隨想生活

我們總關注在 那些無視於我們存在的世界裡 用著好像自憐自愛的語氣 我們批評著每一個世間存在的小事物 我們在暗中觀察 我們在太陽下隱藏 想要在有昭一日和你相見 但是又希望那天不要到來破壞一切美好的想像 我們拉扯 看著遠方待關的車門 期待著有人不小心就這樣在最後一秒 成功達陣

一些想法

最近一直在想是否洗澡時是我們最多腦袋自我聲音的時刻;一個人躺在床上睡不著思考著有趣的事。 我最近被我的姪子給加了臉書,他們二個都已經16歲了。這麼快的轉變,而阿媽呢? 是否該回去桃園再看下?用什麼方式和理由?去了又要說些什麼? 前浪真的是被打死在沙灘上呢,這應該是因為阿坤十七歲那年我所認識的,現在已變成我也已認不得的人,好像事業上有點上軌道了,但我怎麼還停留在送他計程車上回士林的那一個畫面呢? 而我到底發在作什麼呢?好似總是在逃避些什麼,但真的是嗎?而這些的生活真的不好嗎?生活便好像幻覺般的活著,卻又那麼真實;不禁讓我想起一週工作四小時裡面摘錄愛因斯坦的話:「生活是幻覺,即便非常持久。」這樣的生活真的是不好的嗎? 還是一切都有意義,只是我還沒有發現就是? 是嗎? 而生活卻日又一日的堆出無聊和變化的事物,好像沒有什麼讓人感到安定,又還是沒有安定?什麼是足;什麼是夠,又多少能稱之? 得不到的很多問題,然後又是什麼呢?為什麼要怕很多事情,又是為了為什麼? 真的有那麼可怕嗎?如果真的避不開了,又要怎麼避開或應對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