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越來越複雜的世界

我喜歡不少人,但又不是想交往那一種,而變只是單純的喜歡,不帶批評的。 今天和朋友小聚,所談到很多關於不同人的處事態度,又或者是在軟體上相談之間,又或者是真實,約了見面之後的反應。或許對於有些人而言,重要的一課便是當下,而是過了這麼多年,我也漸漸明白的,有些事情在,最美好的當下不做,便再無他日,再也不可能去實現所想所欲所望,因此在這中間如何取捨是智慧,也是人生。 我曾被人說是重感情的人,我對人事物的眷戀很深。 我想這或許便是一種貪,貪得無厭的,不想放棄任何一件事情,不願放下一切,只聽一次的歡悅,而省去了那些只求發洩。 而有時卻又像是紙片一樣,別無他戀。是不想去放下那人生中遇到的美好人事物。不想在有限的生命之中,只有一次的時光,雖然時間如矢一般一去不返。 而且少了些純目標性的追求。又或者本不求什麼,而回到最初的感官,「為什麼,一定得是什麼名?什麼份?」說的也不過是安慰,但更像在找尋一生的朋友,而如在人生一起走過。你是人生中的一個點,又或是一粒沙粒。我想成為那線,由一個個回憶會面互動中,去定義我們的關係而不是去找尋一次性的刺激。 人生只有一次的事情實在是太多了,而有些是怎麼樣也不想去忘記的,不希望只有一次的,哪怕時光多麼的短暫,認識了便是一生的事。 「如果能夠維持很久,那該有多好呢?」 我想像我正發射一枚朝向未來的箭,如此說著。 「是吧?」

數學狂想

幾年前,一個突發的構想,一句簡單的哼歌曲調,就寫成了這樣一首清澀的愛情故事… ————————————————————— 數學狂想 詞/bu 還記得那年的數學課 我看到了許多的公式 還記得那天的下午下 夕陽多麼美 還記得那年學的東西 我現在都已記不起 還記得那些傳遞的字條 是非寫不清 台上的老師 說著複雜的公式:三角函數、LOG 還有好多好多加減乘除 台上的老師 說的複雜的公式 我現在一個都記不得了而呃(~~) 台上的老師 說的複雜的公式 我現在都不記得了~ (間) 還記得那年你我相遇 在那棵遠方榕樹下 還記得那時是三點三分 你我初相吻 還記得那年青澀的模樣 你說我呆頭的不輕 還記得那年你的模樣 長的也不行 台上的老師 說著複雜的公式:等比級數、希個馬 還有好多好多加減乘除 台上的老師 說的複雜的公式 我現在一個都記不得了而呃(~~) 台上的老師 說的複雜的公式 我現在都不記得了~ (間) 還記得那年別離時 是義務教育的開始 還記得那時你的臉 以及你的聲音 還記得那年 轉變的世事 一切都早已不同了 但還記得那年你我故事 仍然這麼美好 台上的老師 說著複雜的公式:統計分配、或然率 還有好多好多加減乘除 台上的老師 說的複雜的公式 我現在一個都記不得了而呃(~~) 台上的老師 說的複雜的公式 我現在都不記得了~ 學了這麼多 最後仍無法挽回:那些時光、你的臉 還有好多好多難忘場景 又是黃梅日 難忘的榕樹裡(底)下 我試著找回些什麼呃而呃 找不到什麼 但最美永存心裡 也許這樣就足夠了 (刷) (這裡很慢) 只記得那年你的臉以 及那天下午的蟬聲 還有榕樹下那初相吻 我永不會忘記 聽說記憶能長存無限 我相信我相信

時光迭

自已一個人 沙灘和海邊 蔚藍海岸旁的 消波塊裡面 時光迭 沒什麼情節 只能默默等著 期待著明天 人生路上 有無數個起點 在陌生的人相伴下 發光而明顯 也許你我都正走向未知的端點 但難忘的是那過程中每一個逗點 還是想起你 難忘的時光 時光中掉出了 一點點憂傷 憂傷之中 卻還有一點點希望 希望留給明月 能追逐夢想 人生路上  有無數個終點 在迥異的人相伴下 炫麗而敝掩 也許你我都正走向自已的終點 但不忘的是那過程末的那一個句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