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

最近,不知所以,開始在臉書上瘋狂加好友,特別是國中國小高中的同學們 好似想用這平台串起,拾起,那早已在我記憶裡淡去的片段 我好想記起,我好想再翻翻,看看那世界所給我們的一切感受 我似乎還記得小四時的科展,小五時的半蹲,小六時的數學不及格 國一時的資訊志工,國二時的打成績單,國三時的A班生活 我也好像還記得高一時的社團情節,高二時的班聯組織、以及對抗傅德勝老師的種種(但我要說聲我錯了),以及高三策劃畢業典禮、到北京去的點點 大一時的青澀與自由的生活,大二時的自我墮落,以及現在在開始工作的生活 我想,在這過去的時光裡,我能搶回的只有回憶,而這些曾經一起相處過的朋友(或是認識的人)正可以代表著那漸漸淡去的時光。 有人說,人生至 20 歲,就好似過了一半,那我想,我人生的這一半,應該還算OK吧。 謝謝曾經和我相處過、應對的人,因為有你們,才有現在的我。 特別是一直在我身邊的那些朋友,謝謝你們。

那雨落下來了

還記得 國一的我 我們班上在三和國中的校內詩歌朗誦比賽裡得了名 還記得 陳淑慧 老師的名子 還記得 因為國一的我們 國三 我們又再次出征 雖然在全縣的比賽中(九取六 = =)沒有得名 但卻是無法抺去的回憶 我們的詩歌就是最下面這首 也記得 國一 的音樂課 我因為真假音轉換而在唱歌這部份拿了 100 分 太多太多的還記得 還記得 還記得 許多的種種讓回憶變得更加甜美 而……今年是我從國中畢業第五年了,不知道三和人、事是否已非? ————————————————– 陳黎/台灣風 2 那雨落下來了 落在一條比河流還寬的孩子們的歌裡 早上我聽到它稀稀疏疏地從小學校 音樂教室裡傳出來 當時,窗外一片金黃 我還以為是陽光碰撞窗玻璃的聲音 我走出門外,聽到更多的阿公加入合唱 當他們打開喉嚨,齊聲舉起一隻鋤頭 用力掘下時 我的眼睛濕潤了 我知道那雨落下來了 那雨落下來了 當我赤著兩腳,走在正午的柏油路上 它在我的心中滴落下—— 點仔膠,黏到腳 但我並沒有叫我的爸爸去買豬腳 我走過鐵道,我走過木橋 我看見它像蜻蜓般拍打著我的書包 我跟著月光中的白馬一起回家 這一次,它並沒有責備我為什麼這麼晚才回家 它走到燈前,輕輕搖著我的搖籃 我說:我已經長大了 但它還是不慌不忙地落下來 它還是一句一句地催我入眠 催我的孩子入眠 我感覺窗外的竹子一寸寸長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