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意間,想法,和新創作。

無聊的夏日午後;一個人在路上趴趴走 還有沒有什麼讓我去作 開始下雨的夏日午後;街上行人開始開傘躲 唯有我 沒有一把傘 讓我去躲 開始無意義的踩起水塘 濺起的水花 好像代表我的青春流逝 想去過去及未來的種種 無知的方向 是否我的人生就這樣停置 未來的世界害怕重重 過去的世界築牆擋我 有時候 只想去未來走走 作著想返的夢 有時候 只想停下來什麼事都不做 一個人在路上趴趴走

一些想法

最近一直在想是否洗澡時是我們最多腦袋自我聲音的時刻;一個人躺在床上睡不著思考著有趣的事。 我最近被我的姪子給加了臉書,他們二個都已經16歲了。這麼快的轉變,而阿媽呢? 是否該回去桃園再看下?用什麼方式和理由?去了又要說些什麼? 前浪真的是被打死在沙灘上呢,這應該是因為阿坤十七歲那年我所認識的,現在已變成我也已認不得的人,好像事業上有點上軌道了,但我怎麼還停留在送他計程車上回士林的那一個畫面呢? 而我到底發在作什麼呢?好似總是在逃避些什麼,但真的是嗎?而這些的生活真的不好嗎?生活便好像幻覺般的活著,卻又那麼真實;不禁讓我想起一週工作四小時裡面摘錄愛因斯坦的話:「生活是幻覺,即便非常持久。」這樣的生活真的是不好的嗎? 還是一切都有意義,只是我還沒有發現就是? 是嗎? 而生活卻日又一日的堆出無聊和變化的事物,好像沒有什麼讓人感到安定,又還是沒有安定?什麼是足;什麼是夠,又多少能稱之? 得不到的很多問題,然後又是什麼呢?為什麼要怕很多事情,又是為了為什麼? 真的有那麼可怕嗎?如果真的避不開了,又要怎麼避開或應對呢?

奧創

看完奧創 (不得不說 IMAX 3D 很棒;雖然票是天價。),回程走在夏天暖暖的街道上,看著四處等著夜車的人們,然後漫步在大道上,看著平日車水馬龍,光鮮的店面;然後你發現,其實好像生活便是這樣子單純吧? 雖然要讓事情單純的前提是要不單純,就像是我們總把二個對立的東西認為不可能同時存在一樣, 但其實永遠不可能只有一者存在,而是二者並存的;也便是我們不可能有完美的一個結果。 也或許只能有八成,但我們總是能在中間找到一個平衝然後用那個方式過著生活。 P.S. 那票是該死的 185 HK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