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和以後

我發現自已有個現象叫作「減少寫作」,這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 又有多久沒有去靜下來聽聽自已在想什麼東西? 而從六月份以來開始的忙碌的生活又不停的打擊推送著我不停的往前發展 而過程中有很多東西就這樣出現消失以及不停存在著。 懷念很多過程,但他們又一點一點的跑走。 — 這過去這段時間以來,一個月就會有幾天在國外。 但出國在外,感覺也是很奇怪的。 我想是因為– 自已會不自主的比較,這裡與那裡的差異,以及和家鄉。 卻也忘卻了,這裡也是別人的家鄉。 —- 說著過去的這段時間,總是在想著如果和以後,然後卻忘記了目前眼前的所有,想的太多,愈是讓自已不敢作出什麼選擇與步伐。 而也或許,總該是有什麼自已所恐懼的得去面對。 我想所作的一切都是在面對那個不安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