鳥叫了。

又是一個難眠的夜,鳥叫了。 翻來翻去,重覆上演著一個工作到好晚然後很累了想上床睡覺隔天得一大早起來但是卻怎麼睡也睡不著的日子。 週末讀了二本小說,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它們,腦海裡突然浮現了,好像這段時間一直不斷錯過的人事物。 ==== 其中讓我特別感到失落的反而是一群因為「沒有距離」的案子而認識的 Sa 字輩的客戶們。 雖然這個案子在半個月前早已結案,但卻又不知道為什麼這麼想,總會想起那段在「沒有距離」的一間專案辦公室的日子。 是這麼說的,為了一個特定的目標而努力;總是在過程中希望早點結束;然而,結束後,卻又不斷想起那其間的總總。 或許,不論專案大小,每一次的團隊都是這麼的不同。令人回味無窮? ==== 人群來來去去,事物也不斷的變化。 在開始或結束,以一種奇妙的方式存續著。 如同公車來了一班又走了一班,我們上車下車,在一輛又一輛的空間裡相遇,然後分離。 (我承認,小說影響好大啊 orz;到現在還是好揪心。) ==== 自我的存在從一種時間亂序的方式存在著,以一種無法自我們維度的看法中找出破綻。 混合著的不或許正是這樣的心情,和這樣的思緒? 窗外的鳥 又叫了。

漣漪

過完了一個周末,雖然沒作什麼大事 只不過是看完了二三本書… 那些書一次又一次在心中引起漣漪 又一次次的讓自已回到了想像與現實的分界。

到底有什麼改變?

昨天的晚上,和過去的同學(是的,升大四的同學們)聊了一個小時的電話。 電話中,不斷被追問的是自已到底在這段時間有什麼有趣的近狀… 在對話中我回答沒有,但其實心裡卻知道或許,並不是這麼一回事。 —— 如果說: 2008 的這個時候在畢聯裡打轉 2009 的這個時候在獨自寫全站購物車系統中打轉 2010 的這個時候在政府廣告界轉圈圈 那麼,2011 年的現在,便是遇見了好多好多人,了解了好多好多事。 以及一些思維及努力在自已道路上行走的人,讓自已試圖想再去多了解什麼,增進及改變什麼。 四月份的一個偶然開啟了這樣的思考,讓我了解,這個世界比自已想像的更大 但自已所學仍無法到達這樣的彼端,得有所警惕… —— 就像過去在「炸」這篇文章裡提到的,如果說人生就是一直不停的在錯誤在修正方向,那我們只能確保一個大略「正確」的路去走,至少在認知裡,它至少會導到一個「好」的方面去發展。 或許人生沒有什麼絕對,而只是缺少一些篤定吧。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