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愁

星期二下午幾許,配合著謝導的演講,一起到了文化大學。講畢,謝導欲至淡水馬場,隨道就放了我在士林捷運站,幾句道謝,他就乘著他的大七在雨中徜徉而去。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每一次回到士林,陽明山麓下的一個地方,就會勾起好多好多回憶。你知道的,就是那種返鄉的思愁,是一種散滿著生活情愫的思維,細膩地讓人化不開,濃得讓人無法相信,特別是涉足於行時,那股無止盡的思念與想像,也是歲月的痕跡。 總會想起,在那裡那裡那裡學了吉他,在那裡那裡聚了餐,在那裡那裡搭上了公車 。你明明知道那並不是什麼大事,但就是有種莫名的熟悉感。 或許,這樣的記憶,正是歲月試圖讓我們了解的吧。

夢中北京行

今天的夢裡我夢到了一個故事 故事發生的背景在北京 因為去年有參加過什麼第一屆的什麼比賽 所以收到簡訊說最近要辦第二屆 歡迎來參加 坐飛機到北京以後,下了飛機,進了海關以後,直接在一個地方把晶片護照放在上面通關 然後就走向了北京的街道 首先和家人去了很多不同的地方,我印像最淨的是一個書店,東看看西看看 然後整家到了另一個電影院 最後是到了比賽會場 由於家人不是參賽選手 所以只好 和他們分離 這個比賽只有一天 在會場有好多好多學生 回程的時候 在北京的地鐵上 我回頭看,是同樣來自於台北的朋友 打了個招乎以後,我看到他背後的一個小女孩,身著紅衣 他手上拿著也是這次比賽的東西 我和她說,我能看一看嗎? 她就直接把手上的東西給了我看了看 我大略看了以後,好像是個 java 程式 我說:妳年紀這麼輕,就會這個真厲害 後面又聊了聊(這裡我忘了) 最後,由於我要回飯店等明天的飛機 她也要回家了 我們在依依不捨的情境下 她拿出他的數碼相機和拍立得 他幫了我拍了三張拍立得 也請坐在我們車宿對面的旅客幫我們拍數位照片 啊,不小心又過了一站,但總算是拍好了 拍立得放了幾分鐘也總於好了 她撕了張,遞到我的手上 我也在紙上寫了張我的 email 給她 然後到了下站,我起身離開 我和她揮 揮手,地鐵的快速令人不能回頭 就這樣,她消失在地底隧道的深處 而我,手上還拿著和她一起拍的拍立得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