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bit 大新倉頡

常有人問為什麼我的輸入法是一個新字 我總是回答說這是一種改良版的倉頡 這裡我介紹一下好了 我所用的是由蘇清得老師所開發改良原舊有倉頡輸入法 所創設的「大新倉頡」 打起來因為只有四碼 所以比傳統的輸入上來的快速 在拆字上也是方便快速 而我日常所用的是很舊很舊在 大新倉頡 6.0 前的  5.0 版 是採一般 Windows 輸入法 (IME) 的模式 但是到了 64bit Vista 底下 這個方式卻失效了…. 64位元的輸入法必需也要是 64 位元的 所以我得找一個 64 位元的替代品來協助我進行輸入的動作才行 不然 Vista 就會像我早期一樣 裝來當作花瓶 因此當我看到 Yahoo! 奇摩輸入法時 我就去看了看 當看到 64bit 版本時 我的眼睛亮了一下 而再看到有自訂通用輸入法的時候 更是覺得 這就是我要的 於是 也是真的 這就是我要的 我裝了它 然後在Google的協助之下 也找到了「大新倉頡」的輸入法字碼表 (ref: http://cle.linux.org.tw/trac/wiki/FreeNewCJCin ) 在一些操作之後 […]

凍結的瞬間

不知道你有沒有在火車或捷運高鐵開動時 看著車站裡的人們 因為我們高速離去而凍結的樣模? 說實在的 我很喜歡這種感覺 就在那個當下 時間好像凍結了 談天的情侶 依舊甜密 生氣的OBS 仍然憤怒 而走走停停的工作人員 背著書包走來走去的高中生、國中生、國小生 每一個畫面 每一個人 當下那個畫面 都有一個故事… 於是在站與站之間 我幻想著 幻想著一天真實世界正如所安排之劇本上演 幻想著……

憶台北

11/14 日的期中考試下午 忙裡偷閒地到了西門町 原想看場電影 但因五點還有要事在身 因此前往了誠品閱讀 途中發生了一件些許令人不悅的事情 但我覺得誠品在告知上很可惜地沒有作的很好 不然我原本可能在那消費 抱歉了誠品 隨後為了消消怒氣 我走去吃了楊記冰店 點了一碗三圓冰來吃 一邊吃著吃著 不斷想起 該店創立 四十年前的台北 我想那四十年前的台北 是個民風淳樸的地方 也許也充滿了許多罪惡 但應該是一個物質欲望很低的時代 常聽父母或阿公阿媽訴說他們小時候的故事 再加上一張張的照片 我開始在小小的心裡建構一座自已的台北城 裡頭有成千上百萬齣劇碼正在上演 裡頭有數不盡的悲歡離合 有數不盡的開心快樂 戀人相依 不論是男女還是男男,女女 但這樣的地方 到底在哪裡找的到呢? 或許就只有在心中那小小的地方才能找尋吧

來點好玩的

呃 可能有人玩過了 -v- ——————– 先看看這張圖 然後如果你有戴眼鏡 拿掉再看一次 如果你看到了二張不同的圖 恭喜你 你真的近視了(這句話是對還沒戴眼鏡而近視的人說的) (一般人應該會先看到 愛因斯坦 近視或拿掉眼鏡會看到 瑪麗蓮夢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