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想生活

我們總關注在 那些無視於我們存在的世界裡 用著好像自憐自愛的語氣 我們批評著每一個世間存在的小事物 我們在暗中觀察 我們在太陽下隱藏 想要在有昭一日和你相見 但是又希望那天不要到來破壞一切美好的想像 我們拉扯 看著遠方待關的車門 期待著有人不小心就這樣在最後一秒 成功達陣

無意間,想法,和新創作。

無聊的夏日午後;一個人在路上趴趴走 還有沒有什麼讓我去作 開始下雨的夏日午後;街上行人開始開傘躲 唯有我 沒有一把傘 讓我去躲 開始無意義的踩起水塘 濺起的水花 好像代表我的青春流逝 想去過去及未來的種種 無知的方向 是否我的人生就這樣停置 未來的世界害怕重重 過去的世界築牆擋我 有時候 只想去未來走走 作著想返的夢 有時候 只想停下來什麼事都不做 一個人在路上趴趴走

貓的衛星

貓的衛星從來便不缺乏,我想,唯有直到這以貓為名的恆星,找到並衝擊留下那一個衛星的進度前,那些未曾有機會留下的衛星便轉化成了彗星,又或是消失隕滅的,在這恆星的四周存在著。

拓樸世界

生活這個時代,世界變成點對點的 那當中的面以及個性,已被數學的拓樸給簡化了 最後,我們只記得那點與點的開端,以及當中連結二點的線 在建設美妙的點的殿堂裡,車上,看到全球化下漸漸相同的都市長像 該說是讓人覺得安心?還是,好像你未曾移動過? 吃著一樣的食物,但卻又期待著不同 相機裡代替了眼,紀念了每個細節 卻看不到在這照片之後的那個軀殼 沒有人會去記得那個軀殼,為了這幾百萬千萬個像素點 幾 MB 的資料作了什麼,移動二點,跨越想像不到的距離 只剩下的是 1010 二進位的冰冷 這底下的那些我們好像就忘了他們 於是我們只好再走得慢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