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LOG

七月的一場,由蟬與其他事物交織成的夏天

七月了,年正式過了一半,是個好熱的日子,蟬聲在微風中,一陣一陣有如飄渺的雲煙交錯拍打著這名為烈陽的岸。

蟬,就叫吧,正是如同史詩般的壯烈,生活在不確定的實況下,惡整了整個夏天,不加以做作的,傾倒著星期一式的憂鬱,或者,該說是高中數學裡困難的一章,那些充滿著方程式或 Log 之類的句子,畫著圖表的那些奇妙時光。雜悶的空氣中,卻有著無可比擬的自然、率性,不受拘束的一切。

空氣轉為溼熱,在暴雨下作足了準備工作,只待時機的一刻,一次的,在生命上勾勒上一個逗號。

或許,這是一種苦行僧式的考驗,在充滿著名為未來的糖衣下,藏著毒藥的一切。
未知的未來,不可確定的現在,無法返回的過去。
名為青春的鐘快速走向衰敗,於是我們追憶過往,那些過程中快步留下的,軌跡。

在指考的面前,這是,我所認識的,夏天。

數學狂想

幾年前,一個突發的構想,一句簡單的哼歌曲調,就寫成了這樣一首清澀的愛情故事…

—————————————————————

數學狂想

詞/bu

還記得那年的數學課 我看到了許多的公式
還記得那天的下午下 夕陽多麼美

還記得那年學的東西 我現在都已記不起
還記得那些傳遞的字條 是非寫不清

台上的老師 說著複雜的公式:三角函數、LOG 還有好多好多加減乘除
台上的老師 說的複雜的公式 我現在一個都記不得了而呃(~~)
台上的老師 說的複雜的公式 我現在都不記得了~

(間)

還記得那年你我相遇 在那棵遠方榕樹下
還記得那時是三點三分 你我初相吻

還記得那年青澀的模樣 你說我呆頭的不輕
還記得那年你的模樣 長的也不行

台上的老師 說著複雜的公式:等比級數、希個馬 還有好多好多加減乘除
台上的老師 說的複雜的公式 我現在一個都記不得了而呃(~~)
台上的老師 說的複雜的公式 我現在都不記得了~

(間)

還記得那年別離時 是義務教育的開始
還記得那時你的臉 以及你的聲音

還記得那年 轉變的世事 一切都早已不同了
但還記得那年你我故事 仍然這麼美好

台上的老師 說著複雜的公式:統計分配、或然率 還有好多好多加減乘除
台上的老師 說的複雜的公式 我現在一個都記不得了而呃(~~)
台上的老師 說的複雜的公式 我現在都不記得了~

學了這麼多 最後仍無法挽回:那些時光、你的臉 還有好多好多難忘場景
又是黃梅日 難忘的榕樹裡(底)下 我試著找回些什麼呃而呃
找不到什麼 但最美永存心裡 也許這樣就足夠了

(刷)

(這裡很慢)
只記得那年你的臉以 及那天下午的蟬聲
還有榕樹下那初相吻 我永不會忘記

聽說記憶能長存無限 我相信我相信

時光迭

自已一個人 沙灘和海邊
蔚藍海岸旁的 消波塊裡面
時光迭 沒什麼情節
只能默默等著 期待著明天

人生路上 有無數個起點
在陌生的人相伴下 發光而明顯
也許你我都正走向未知的端點
但難忘的是那過程中每一個逗點

還是想起你 難忘的時光
時光中掉出了 一點點憂傷
憂傷之中 卻還有一點點希望
希望留給明月 能追逐夢想

人生路上  有無數個終點
在迥異的人相伴下 炫麗而敝掩
也許你我都正走向自已的終點
但不忘的是那過程末的那一個句點

休學…

聽說是我 2009 年作的最後一件事情

我想比較熟的朋友應該也都知道這個消息了

我想這裡就不再說明什麼原因

(其實也沒什麼原因啦,一言以蔽之:學習計畫調整)

只希望自已能夠再夠進步

因為…

這樣的機會能重來幾次呢?

但其實還滿捨不得的

因為接下來的生活我想很少會和 497 的同班了吧

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