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b

B

上次見到你,不知道是在哪個城市。流浪的你,總是出乎人意料之外的,在不經意的時間,出現在想也想不到的地點;說你是遊子,又不是,是浪人,也不是;如果真的要說,我會說你是一種奇妙的狀態下所存在的一個個體,一種在時代飄移下所造就出的抗拒現實的一種浪漫的存在。

這次又見到你,在一個十一月的台北街頭,台北車站前新光三越門口前的廣場,我想你是想大聲呼喊著我的名字,但卻又忘了切實的字是什麼,只好叫著同學同學的吧。原以為是漁夫再世的銷售同學們,深怕不知道哪一下,又被纏上,耗個沒完沒了,加快速度向前走去。只見你拉著我的手,叫著,嘿,同學你等等啊,原本要生氣的揮開手時,定晴一看,才發現,原來是你。

「好久沒見你了,最近過的好嗎?」正當這句子將脫口而出時,你說「那就這樣啦,掰囉」,在我來不及反應的,我想不到一秒鐘吧,轉了個身,向後走去;直到我想上前追去時,才發現你早已消失在人海之中;你我相會怎麼都是這麼的短暫啊。

但,還來不及嘆悔,空氣中不知從哪,傳來了一陣味道;就是那種你常會在車站或大樓底下出現的那種,說不清楚的,淡淡的,混合著一點香味的,參雜一點尼古丁的。

我印象中的你,身上從沒過這種味道啊…就在我明白一切以前,那股味道,又告訴了我現實的存在。遠方的你,依在建物下那直挺挺的花崗岩牆,空氣中的白煙,白煙中充滿著焦油與尼古丁的氣息。我告誡你,這樣下去會不舉喔,會得肺癌喔.%&$#@$#@^…,你不回答,只是深深的再吸了一口,吐了口長長的煙,望著前方走路的行人。

我知道,我猜想,哥抽的不是煙,而是一根又一根的寂寞。

現實的推移讓你不得不這麼做,或該在選擇如此以前,你給自已的壓力便大過了你所能去承受的。四處遊走,並非是你想要的;安定的日子,也未曾從你的選擇的移除;而一切,一切都只不過是這樣的一切所積累導出的,日積月累的,變成這樣而已就是了。

於是這個世界,說東,你就會往西。

問你為何這樣反叛,你會說自已也不清楚。也只說是星星太陽月亮特別的一種排列組合。

看著這樣的你,我揮了揮手,逕自向捷運站走去。我好像看見,在我踏出第一步,說完那最後一個句子,你的眼神;我好像看見,在我漸漸走遠,你眼神的弧線卻始終沒有離開過我的身邊。那是個,刻意的,又不刻意的,心頭上的,一動。

「啾」

捷運站裡,冷氣有點冷,雖然已是十一月,也該算是個小冬了吧,但這今天這日子卻還是有著三十度的高溫;這交替一下去,真是難過,冬天都不冬天了,但奇怪的是,生活怎麼也在這樣的情境下發展開了新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