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23

拓樸世界

生活這個時代,世界變成點對點的
那當中的面以及個性,已被數學的拓樸給簡化了
最後,我們只記得那點與點的開端,以及當中連結二點的線
在建設美妙的點的殿堂裡,車上,看到全球化下漸漸相同的都市長像
該說是讓人覺得安心?還是,好像你未曾移動過?

吃著一樣的食物,但卻又期待著不同
相機裡代替了眼,紀念了每個細節
卻看不到在這照片之後的那個軀殼

沒有人會去記得那個軀殼,為了這幾百萬千萬個像素點
幾 MB 的資料作了什麼,移動二點,跨越想像不到的距離
只剩下的是 1010 二進位的冰冷

這底下的那些我們好像就忘了他們
於是我們只好再走得慢一些。

晚餐父女

每到傍晚大概進入冬日暖陽消失後的時刻,車水馬龍開始溢出街道,一東東的辦公大樓變成空城的時候;有很大的機會,總有會有一對–一個中年男子與一個在就讀小學的小女孩–,在六點的時候,進入我所在的,大馬路旁,但不怎麼明顯的咖啡館。

為什麼會注意到?也或許是因為我這些日子都在這咖啡廳待到徬晚吧,已經好多次了,都大概這個時刻,到這裡享受他們的晚餐。中年男子的腳不太方便,走起路來一跛一跛的,隨手依著一支拐仗,而隨行的小女孩則每次背著書包,然後留著一頭長髮,一副眼鏡。

我為什麼相測這是一對父女呢?因為從他們的對話,「來,吃這個吧」「不要」還有那些挾菜的過程,我自已這麼認為唯有親人間,才有可能這樣吧。

吃飯的過程中,這對父女不怎麼說話,看起來正有如我和我的家人一樣,也或許正是繼承了這樣的細胞,而我們溝通也沒那麼融恰。

我發現一到大概六點二個字,小女孩就離去了,留下父親一人,這有沒有可能是一個單親父親或分居離異家庭的故事?

如果時間能夠多一個停止鍵,是否能夠在這個時刻停下?

找一個喜歡你的人,而不是如同過去去找你所喜歡的

是說,追求愛情的路上,堅果給過我一個忠告,或許是現今我所處情形的一個寫照。

「找一個喜歡你的人,而不是如同過去去找你所喜歡的」

於是我和一個在異地的人相遇了,或許我們見面的時間不多,但是卻讓人實實在在的感覺到溫度。只是,在很多不知道的時候,還是覺得少了什麼?

想念沒有界線

只有想念沒有界線,能夠越過了心裡的那道長堤。

而心中的那個懸念卻又是不停的在那裡晃動。

有好多喜歡的人事物,但當自已擁有又覺得好像應該收手

到最後還是捨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