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2013.01.28

一個早晨

已經不記得是什麼時候寫的,好似是 2013 年 1 月份的某個日子的早上吧;
針對一些自已所在乎的事的一些看破與告別。

我覺得很能說明,到現在這個時間點,我所想過,或是經過的那些如何形塑了我自已。

早,想回答昨天的低落,我想知道,你認為,呃,在你生活中我是個什麼樣的角色與什麼樣的地位呢?

好吧,我先開口,原諒我無法預先討論你的看法,但或許我想要的比你所想的更多了點。我從不覺得說這件事情上,混亂的那面,那可能不是我想要的。

這情緒積累一點時間了,只是時間到了,這二周,貼身觀察著,我想是該早點破開,該說明了。我期待你的回應。也或許你可以選擇不答,那麼我就會理解你的意思了。恩。

我會只好選擇造成全體傷害最小的那樣進行。

你並不需要自己動手,來弄髒了或用傷了你的手;你只需要只要告訴我預定的限界,我自然會幫你把這圍牆建好。而,也會知道,到底心的上限能到哪裡。

最後,在得到你的答案以前,我想說:遇見你的那一天,是豔陽,是晴天,也是目前為止最好的日子;以及那後來到現在的每一個日子,不管是有趣,快樂的。都謝謝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