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2010

同個城市

在同個城市裡,我們穿梭在高樓間,走過一個又一個的路口,平凡而獨立的生活著,或許我們都曾在不同的時空握過同一段捷運車廂內的扶把,也或許,我們都曾在一台陌生的公車上駐立在同一個點上,作著同樣的動作––照照玻璃,看看自已的臉,再看看窗外的景色––不同的時間,同一個時空,在橫跨千百里之後的追逐,原來我們是這麼的近,但也卻又這麼的遠。

這樣的情節卻一直不斷發動著,這個城市,變成一座孤獨的城,變成一座囚禁人們心靈的堡壘,在時間的推移下,不斷的讓這些「受刑人」服著他們的無期徒刑。

我想,能打破這模式的方式,也只有在時常變化的當下把握什麼,找到什麼,畢竟,相聚已經很不容易。

通訊錄連絡人的拭去

一次又一次,通訊錄上的人名和電話不再熟悉,於是,在手機裡按下了刪除鍵,刪除這個連絡人,也刪去了和這名字所有的連繫。

人和人的交流,往來,在這樣的分分合合中不斷的持續著。我討厭這樣的生活,但無奈的也參與了這個遊戲。

一生,我們到底會遇到多少人,撞出多少火花,然後再點燃幾段友情 、幾段戀曲;或是,就像這樣的,雪地上的一瞥,時間過了,痕跡就這麼淡了?

會這麼有感而發,主要為了先前買的 Android 手機整理通訊錄時,刪去了很多過去曾一起出遊或共事的朋友或同事,我試圖去想起過去我們曾經擁有的那些,但卻又無法在記憶的脈落中找到什麼,於是只好在一個念頭的趨使下,接著,按下了刪除鍵。

不論是同學,是什麼,我都很容易忘了名字,也忘了過去。到底是曾經擁有,還是當下的狂歡?比賽時的同敵共氣,還是什麼?

人生能有幾個深厚的友誼?幾個知心的朋友?幾個家人?幾個值得信任的人?

人生到底是,怎麼樣的呢?

現在……未來…

「聽說」是這樣的,有一個朋友他因為成績的關係,為了怕被退學,而休了學。他閒不下來,過去工讀的地方願意讓他變正職工作,於是他的生活就從學生變成了一個半調子的上班族。

工作幾個月以後,有一天,他接到了通電話,是有關兵役體檢的事情,依他推算,這是因為兵役資料的確認是要到開學後幾個星期後,確認成績後才會送出。到了十月中,正式收到兵役體檢單,十一月初也去進行了體檢,原本他的父母認為說蹲不下去會是一個可以進行體位討論的點的時候。十二月的一開始,他又接到了不意外的「常備役」抽籤單,於是他又再去問了一下學校是否有可能趕在徵集的日期到來之前複學。

但目前看來,他說是不太樂觀。我問他,他的心情如何,或許他是想了太多吧,他沒什麼感覺,也或許是他覺得這是必經的,也或許他感到厭煩,困惑於他的生活,他的人生。

正如同很多很多故事裡的「聽說」,「我有一個朋友」一樣,這個聽說的對象,正是我自已。

對於這樣的生活,我並不後悔,畢竟人生就是如此,沒有絕對的道路,雖有一條大部份人們走的路,但確不是一條能依謂的路徑,在這樣的路徑下,人們變成,在時間的推移下成一致性的,我想,或許是商品吧,然後變成被壓制的受薪階級裡的人們。

你問我,這幾個月裡面,到底有什麼收獲? 我想我只能說,這中間得到了真的很多;但無法否認的,離開了舒適的道路,眼前的卻是一大堆的問題和麻煩。

我還記得,幾個星期前,在台北市的環河道路上,我爸說:「自已作了決定,就不要後悔」如同他在三十年前作的決定一樣,決定報考官校,而放棄了和家人相處的時間,他說,他或許恨自已不能再多陪阿公一點,但他並不後悔,因為,這是他自已作的決定;而,自已作的決定,你就得去接受因為這個轉折而產生的後果。

你再問我,這樣的後果到底是好還是不好?對於這樣未知的環境是否擔心?對於這樣的生活是否有所害怕的?

我想是吧,我很怕,我害怕改變。但,或許,有件事情,在我的生命中,早已決定和大家是有所不同的,於是這逼我得去習慣這樣的生活;因為,在未來,這樣的情境將會不斷的出現。

對於未來,我不知道該怎麼進行,但我想,可以用一句話來說明:「為了自已的生活而戰,不管是什麼困難。Just dance, work, and die ha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