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20.2010

巨大的改變和生活的緩慢推移

現在是半夜的3:12;10分鐘前我拿著一隻我替換下來的舊手機看這裡面的照片,我嚇呆了。

令我吃驚的是,其實那些照片並沒有過了很久,但現在看起來,感覺好像是過了好幾年呀。

好比三月份開車出遊或是參加跟夥伴的研討會,然後到了三月中時車子壞了,夥伴的研討會的成果也慢慢地體現出來。

我現在感覺就好像我不會開車一樣,而所討論的事情這個事情我還記得但是卻怎麼感覺好像離自己很遠了。

然後剛才過的的四月份,大致上來說天氣不好,月中聽到老師的說明以及發生了擦撞,及很多其他的原因是:過得非常的平淡的鬱悶

有種很壓抑想要出遊但是有被現實拉扯限制住,有種想飛但是不能飛翔,但是想打破限制但是有被限制。

生活在這兩個困難的兩端不斷地想著拉著拔河一樣不斷地來回拉扯。不斷地來回,好像我們要被扯斷一半

接下來五月份生活有了一些巨大的改變,好比重新進入一個工作場所時間的限制框架,這改變是過去這五年來從來沒有變化的,是一個非常巨大但我認為是開始從現在算十年期一個巨大改變的一部分。

五月初的,這幾天跟某些人說的話語(不管是王大,小崔或是Lee ),我也意識到其實如果能夠自己自立自強的話何必在別人底下的,努力呀努力呀。

這幾個月應該會發生很多很多事情,值得我去思考到底接下來該怎麼做。然後需要提升自己的認知升級。對於某個人,我不完全認同但是至少現況是他撐了一點東西,先在這個上面成長吧;反正都是這樣子的。

然後對於彼岸,其實我也不知道怎麼辦二月份相減之後到現在也過了好久總是想尋找但是有卡到各種不確定的因素或是拉扯;想過去幫忙裝修房子但是又不知道這樣子是否會在工作上是可以被允許的

覺得好像頭有著五個不同方向的馬車的抽屜一直不斷地被拉扯

我覺得很痛苦

怎麼辦?

我想也只能這樣子找出出路吧。

九月十八

今天是九月十八,這個週末來了一個颱風。

突然而來的一個颱風,就如人生出現的每一件事情一樣難以預測,幾時下雨幾時陰,幾時刮風幾時晴,而人生一樣的在這樣的迴圈之中擺盪,好似永遠停不下來的擺盪玩具,在是與非之間穿梭,在空與無間重覆緋絗著。

的確有這樣的感覺,在正式離開學校四個月以後,還沒有被抓去當兵的我感覺更為深刻。

人生的際遇在作這個決定的那一刻開始動搖,就好像火車在分段點上開往了永不能回頭的長途路線,一群人在這個車站,那個車站,下一個車站,在不同的時間點上接駁,在不同的時間點上退下,同一班列車,從來就不會只有一種風貌,也從來就不會只有一種狀態;從來就不會準時,也不會延誤太多;沒有終點站,也沒有起點。在宇宙間不斷的起落,不斷的來回。

對於這樣的感觸良多,也或許是因為人生是每個人在世上必然面對的問題,對於生活,對於一生的意義,很多事情得不斷思索。

於是能作的只有把這些隨想記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