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柏勳

是長大,還是?

我現在開始好像慢慢能理解為什麼時間回到三年前的那個時候,腦貓和我說的那些話語,為什麼不能只簡單的是「你也喜歡我,我也喜歡你呢」。

這話當時我聽的不很明白。

但現在我好像大概了解了些什麼。

對話

好多對話都是不知道為了什麼而開始,而很多情形也正是這樣而開始變得複雜;簡單的東西變的困難,掩去了不那麼困難的本質。

很多事情或許都很簡單,沒那麼多包裝,但也正是因為這些考量的因素我們才能嚐到每個事情不一樣的部份;也正因為這些過程,讓生活不再只是點和點之間的穿越。

後記:朋友又提點了一下,而又有些對話,不知道怎麼開始,或驟然開始後,又悄然的結束了。

有一種失落,我也說不上來

這幾天的一些心情描寫,還是沒什麼結果,但是好像化成文字以後,比較明確了呢。

該怎麼說,這個週末,我有一種失落,一種一直不停止在發生的,關於離去,或是所不擁有的一種感覺,想得到嗎,到也不是,但是總是在被移去,或是個體的離別後,覺得好像內心少了些什麼。

到底該怎麼去陳述這感覺,我沒有答案。

是一種想得到的,然後又不想失去的;或是已經擁有了,但是又想再次看到的;又或者是被限制的,但是又在中間你會想去作一些出序的。

無關對象,或是事物。我想人總是這種矛盾。

想要得到的,想了很久的,得到總是覺得很棒。但是也又不禁會擔心是否沒有下次。事情總是這樣吧,所以我們也只得去記得每一次的得到和失去。

然後把每一次的得到都看成是新的給予。新的可能性。

這麼說來,什麼是喜歡,什麼又是愛呢?

好像可以同時有著多重的喜歡,但又為什麼愛只能會有一個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