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時間

一些想法

最近一直在想是否洗澡時是我們最多腦袋自我聲音的時刻;一個人躺在床上睡不著思考著有趣的事。

我最近被我的姪子給加了臉書,他們二個都已經16歲了。這麼快的轉變,而阿媽呢? 是否該回去桃園再看下?用什麼方式和理由?去了又要說些什麼?

前浪真的是被打死在沙灘上呢,這應該是因為阿坤十七歲那年我所認識的,現在已變成我也已認不得的人,好像事業上有點上軌道了,但我怎麼還停留在送他計程車上回士林的那一個畫面呢?

而我到底發在作什麼呢?好似總是在逃避些什麼,但真的是嗎?而這些的生活真的不好嗎?生活便好像幻覺般的活著,卻又那麼真實;不禁讓我想起一週工作四小時裡面摘錄愛因斯坦的話:「生活是幻覺,即便非常持久。」這樣的生活真的是不好的嗎?

還是一切都有意義,只是我還沒有發現就是?

是嗎?

而生活卻日又一日的堆出無聊和變化的事物,好像沒有什麼讓人感到安定,又還是沒有安定?什麼是足;什麼是夠,又多少能稱之?

得不到的很多問題,然後又是什麼呢?為什麼要怕很多事情,又是為了為什麼?

真的有那麼可怕嗎?如果真的避不開了,又要怎麼避開或應對呢?

雨後台北

晌午的一場大雨洗去了台北的塵埃
橋上自公車窗外看去 竟是一片似無阻礙的廣原
突然覺得重重的雲加上無盡的山
山下這座台北 顯得異常美麗

車行北門 數十數百年前 人們在這塊土地開創的事業
不斷更替的人們
不變的是這塊可愛的土地

山 永恆的看著盆地裡的人們
看著無盡的是非對錯
有如一次又一次松山機場的飛機起降
循環且規律

我們也許僅僅是過客

過客總會留下些什麼
或許在地球的千百代裡
我們的任務如此
我們的下一代如此

在不斷更替的歷史下 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