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工作

有點挫折

有點挫折。

我想是那些無法控制的外部因素,但或許也就像我最近對自已所說的,只能去控制以及埋怨那些可以控制的部份吧。對於無法控制改變的事物,作再多還是不會因為自已而有所不同。

好比天氣,下雨不停的日子,雨還是不停的下。

生活上很多麻煩的事情, 很多都超乎你的想像範圍之內,有的時候作事做了很久做到一個時候就覺得好像沒辦法前進,好像少了些什麼少了些什麼動力;然後你發現身邊的好像都不見;然後每個人那個有自己生活。好像抓不住的好像沒辦法調整的。好像很無奈了。

就像的宇宙中漂浮一樣就像在太空中漫步一樣,你們都知道方向在哪裡,是就是沒辦法在前進了。現實的拖動,好像什麼都能作,但又什麼都不能作。

03:29 更新:

作就是了,我想。因為即便再怎麼清楚方向,沒有了動力,太空人也只能把在原地打轉。

只好自已先用盡全力,到下一次機會到來之前;再努力了。或許很多事情該是主動,也或許很多事情需要有更強大的後盾去撐。

但在期中,我們就努力去作吧。讓事情自然發展到一個程度上

DLD:Deadline Driven

前幾天和一個原本同小組,最近被調去支援專案的朋友討論一些開發方法論的東西。由於他支援的專案快要進入 DEMO 期,所以在他 OOAD 完以後,沒剩多少時間了,我就開玩笑的說:「你該採用 DLD 開發法了!」

朋友如同現在在看文章的你,馬上問道:「什麼是DLD開發法?」 Continue reading

Freelancer 之我見

還記得,去年五六月份的時候,在一次星期三的會議上,謝導討論到了一個很有趣的概念:在於說明,為什麼對於 Freelancer 這件事情,他為什麼這麼的不想介入這個世界,而我當時記了下來,也就成了下面這張圖。

Freelancer 的問題

而過了這麼長的時間,我也多多少少了解為什麼他會這麼說出那樣的話語,其的確來有自,在溝通不良的情形上,沒有相對的默契,是很難進行工作的,因為freelancer說難聽一點,比較像是跑單幫的,在一個又一個的案件中穿梭,或許這樣的生活模式是目前、未來的發展趨勢,卻也抺殺了一點點工作上的感情。

這種在相處中佔增的默契,在扁平化的社會形成了一堵高高的牆,成為這個世界,難得看得到的昔日風采。

listen 圖 me 心得

話說今天(10/10)不僅是中華民國九十七年的國慶日,也是我們輔大圖資大一到大三期待已久的迎新宿營「Listen 圖 me」。雖然辦在這美好的三天連假,但是難得有這樣的機會,我們當然要參加囉!!

早上一起床,天啊七點了XD(七點五十出發) 只好叫我父母一起載我至輔大,開啊開,終於在出發前十分鐘,我趕到了!! 是最後一個 = =+ 到的大一..呃…

不過到了以後開始了解了我們第二組的人馬,也漸漸的…發現我和班上的同學的隔閡也不是真的很大,只是我總是缺乏了一點媒介。然後在值星官(演的很兇)的整隊之後,我們搭上了前往活動會場的過程。

 

我想我不對於活動內容作多過的描述,因為那是我們所有圖資人一個美好的回憶。

(而且如果要查閱的話,=v= 網誌互連一下就行。)

參加過了這個活動以後,我發現我並不孤單,許許多多我曾發生過的問題,我的學長學姐們也發生過,或者是我一直覺得沒話題聊的問題,也只是我找不到溝通的方法而已……

公主你寫給我的話我看得懂,謝謝你,也許我在表達的方式上需要再加強努力!!

謝謝學長在我心情不好的時候和我聊天,也謝謝各位大家對我的關心!! (雖然我還是那種容易在熱鬧中找到失落的人….) 

 

也雖然自已的愛情學分還是無法選到(連旁聽都沒機會),我這裡要引用一首中國古代的詩:

兼葭蒼蒼,白露為霜。

所謂伊人,在水一方。

溯洄從之,道阻且長;

溯游從之,宛在水中央。

 

兼葭萋萋,白露未晞。

所謂伊人,在水之湄。

溯洄從之,道阻且躋;

溯游從之,宛在水中坻。

 

兼葭采采,白露未已。

所謂伊人,在水之涘。

溯洄從之,道阻且右;

溯游從之,宛在水中沚。

 

(蒹葭。秦風) 

但我在這裡也不想詳細說明我引用的意義,只能說在愛情的類別中,有很多種不同的形式,有一種則是只要看著,心情就會很好,只要想著,心情就會很好,也許有些時候,會因為他的事煩惱,很多時候不禁懷疑自已自已到底是不是白痴…. 但不論如何,他卻是一部份生活的動力,我想這樣的愛情輔以國文老師的說明,也的確是一種不錯的形式吧。 唉。

 

以上就是在這二天發生的種種。 我要出門去南投工作了 (累 = =)

~ bu 081011 2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