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七月的一場,由蟬與其他事物交織成的夏天

七月了,年正式過了一半,是個好熱的日子,蟬聲在微風中,一陣一陣有如飄渺的雲煙交錯拍打著這名為烈陽的岸。

蟬,就叫吧,正是如同史詩般的壯烈,生活在不確定的實況下,惡整了整個夏天,不加以做作的,傾倒著星期一式的憂鬱,或者,該說是高中數學裡困難的一章,那些充滿著方程式或 Log 之類的句子,畫著圖表的那些奇妙時光。雜悶的空氣中,卻有著無可比擬的自然、率性,不受拘束的一切。

空氣轉為溼熱,在暴雨下作足了準備工作,只待時機的一刻,一次的,在生命上勾勒上一個逗號。

或許,這是一種苦行僧式的考驗,在充滿著名為未來的糖衣下,藏著毒藥的一切。
未知的未來,不可確定的現在,無法返回的過去。
名為青春的鐘快速走向衰敗,於是我們追憶過往,那些過程中快步留下的,軌跡。

在指考的面前,這是,我所認識的,夏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