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與平靜的生活

一直以來長距離長天數的旅行都可以讓我平靜
如果真的要問是什麼原因,我也說不上為什麼
好似長距離、天數的旅行可以看到很多有趣的事物或是
可以脫離生活中日常生活的環境

50CC 武嶺

於是便有了二次機車環島的旅行 (一次順向、一次逆向)
數次到花蓮和宜蘭的旅行
也騎著 50cc 的機車陪著我上合歡山、走過北橫或是上阿里山、到玉山看猴子
找台灣各地的朋友,走過難行的 197 碎石段,或是被切成好幾段的台 26
走遍台灣極北極東極南,(極西目前好像不是很好走,還沒機會去)

也吃遍彰化二間有名的肉圓店,到福隆、奮起湖、池上吃著只有在那裡才特別有意思的便當
南澳的建華傳教冰、潮州的燒熱冰又或者是在花蓮壽豐的豐春冰果室的好吃的甘蔗冰
又或者是台北各地、基隆泡泡冰、台南或高雄的等等的特別的食物

然後再從起點,又再次回到同是起點的終點
也就是這個在淡水的小住處
每次不論天數長短,好像都是讓人覺得有如隔世的
那種再次回到人間的感覺

直到
就在剛剛整理房間時,我好像發覺了這個背後的原因

有沒有可能是因為是出發前都得整理好房間的環境 (不然回來可能長出許多果蠅和小強)
而這個過程讓我可以去重新認識回到生活的這個時刻下呢?
從過著好像過的很快的生活,被打回到需要以小時去觀測的
那個旅行的每一個 moment
如果生活可以不停的,當然不一定得需要出發長距離天數

畢竟在許多的 promise 後並無法再輕易前行
但是經過整理生活認清哪一些或許就可以一樣 reset
到一個比較平靜的狀態? 我想這是可以試試的

旅行讓人平靜,也或是因為知道能帶的少
生活應該也是一樣吧,別讓那些拖著走
是吧? 努力著

猜測,在乎,不在乎

在不知道事實的前提下我們猜測,但是如果是所想的那樣,或許在別人的眼中大概就是那樣子吧,不重要不在乎之類。反正也本來就沒什麼資格可以幹麼

無法控制,也不被人重視,那你又何必自找麻煩。那只不肺是一種對自已的傷害就是了。

而控制不了,就像是可以朋友的朋友那樣交集,互通有無,只差沒被跳過。又能說什麼呢。或許這正是妒忌之處。

但若又不是如所想,那也無關係,因為到頭來還是一樣的。

那種

擁有的愈多,愈害怕失去。
有更多的事項,好像也無法去打敗那些討人厭的。

現在想一想
最可怕的好像是,到了最後也沒什麼可以失去的那種
(至少完成一件事的那種;至少經歷的過的那種)
點和點中間的那些點點。

又何必要求到最後還有個美好結局呢?
也有如上癮一樣的完結在那個當下
如果有著更多的劇情呢?
接下來會更令人覺得美好嗎?

但又如果沒有好的結果,
那是否發又代表著好像沒有一個好的終結?
生活是否就只能是那樣子沒有進展的?

有點挫折

有點挫折。

我想是那些無法控制的外部因素,但或許也就像我最近對自已所說的,只能去控制以及埋怨那些可以控制的部份吧。對於無法控制改變的事物,作再多還是不會因為自已而有所不同。

好比天氣,下雨不停的日子,雨還是不停的下。

生活上很多麻煩的事情, 很多都超乎你的想像範圍之內,有的時候作事做了很久做到一個時候就覺得好像沒辦法前進,好像少了些什麼少了些什麼動力;然後你發現身邊的好像都不見;然後每個人那個有自己生活。好像抓不住的好像沒辦法調整的。好像很無奈了。

就像的宇宙中漂浮一樣就像在太空中漫步一樣,你們都知道方向在哪裡,是就是沒辦法在前進了。現實的拖動,好像什麼都能作,但又什麼都不能作。

03:29 更新:

作就是了,我想。因為即便再怎麼清楚方向,沒有了動力,太空人也只能把在原地打轉。

只好自已先用盡全力,到下一次機會到來之前;再努力了。或許很多事情該是主動,也或許很多事情需要有更強大的後盾去撐。

但在期中,我們就努力去作吧。讓事情自然發展到一個程度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