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餐父女

每到傍晚大概進入冬日暖陽消失後的時刻,車水馬龍開始溢出街道,一東東的辦公大樓變成空城的時候;有很大的機會,總有會有一對–一個中年男子與一個在就讀小學的小女孩–,在六點的時候,進入我所在的,大馬路旁,但不怎麼明顯的咖啡館。

為什麼會注意到?也或許是因為我這些日子都在這咖啡廳待到徬晚吧,已經好多次了,都大概這個時刻,到這裡享受他們的晚餐。中年男子的腳不太方便,走起路來一跛一跛的,隨手依著一支拐仗,而隨行的小女孩則每次背著書包,然後留著一頭長髮,一副眼鏡。

我為什麼相測這是一對父女呢?因為從他們的對話,「來,吃這個吧」「不要」還有那些挾菜的過程,我自已這麼認為唯有親人間,才有可能這樣吧。

吃飯的過程中,這對父女不怎麼說話,看起來正有如我和我的家人一樣,也或許正是繼承了這樣的細胞,而我們溝通也沒那麼融恰。

我發現一到大概六點二個字,小女孩就離去了,留下父親一人,這有沒有可能是一個單親父親或分居離異家庭的故事?

如果時間能夠多一個停止鍵,是否能夠在這個時刻停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