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候,雜想。

有時候,成功就只差那麼一步,只是我們永遠都看不到。

更重要的是我們如何看待現在或想像未來,都受到過去的制約;唯有重新想像過去,才有可能在新的立基點上看到更遠的未來。


對於人生,曾經錯過,但是那天空卻藍了,遺忘過去的我在火車站望著。

看著當下的自已,才知道一瞬即是永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