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個城市

在同個城市裡,我們穿梭在高樓間,走過一個又一個的路口,平凡而獨立的生活著,或許我們都曾在不同的時空握過同一段捷運車廂內的扶把,也或許,我們都曾在一台陌生的公車上駐立在同一個點上,作著同樣的動作––照照玻璃,看看自已的臉,再看看窗外的景色––不同的時間,同一個時空,在橫跨千百里之後的追逐,原來我們是這麼的近,但也卻又這麼的遠。

這樣的情節卻一直不斷發動著,這個城市,變成一座孤獨的城,變成一座囚禁人們心靈的堡壘,在時間的推移下,不斷的讓這些「受刑人」服著他們的無期徒刑。

我想,能打破這模式的方式,也只有在時常變化的當下把握什麼,找到什麼,畢竟,相聚已經很不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