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十八

今天是九月十八,這個週末來了一個颱風。

突然而來的一個颱風,就如人生出現的每一件事情一樣難以預測,幾時下雨幾時陰,幾時刮風幾時晴,而人生一樣的在這樣的迴圈之中擺盪,好似永遠停不下來的擺盪玩具,在是與非之間穿梭,在空與無間重覆緋絗著。

的確有這樣的感覺,在正式離開學校四個月以後,還沒有被抓去當兵的我感覺更為深刻。

人生的際遇在作這個決定的那一刻開始動搖,就好像火車在分段點上開往了永不能回頭的長途路線,一群人在這個車站,那個車站,下一個車站,在不同的時間點上接駁,在不同的時間點上退下,同一班列車,從來就不會只有一種風貌,也從來就不會只有一種狀態;從來就不會準時,也不會延誤太多;沒有終點站,也沒有起點。在宇宙間不斷的起落,不斷的來回。

對於這樣的感觸良多,也或許是因為人生是每個人在世上必然面對的問題,對於生活,對於一生的意義,很多事情得不斷思索。

於是能作的只有把這些隨想記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