猜測,在乎,不在乎

在不知道事實的前提下我們猜測,但是如果是所想的那樣,或許在別人的眼中大概就是那樣子吧,不重要不在乎之類。反正也本來就沒什麼資格可以幹麼

無法控制,也不被人重視,那你又何必自找麻煩。那只不肺是一種對自已的傷害就是了。

而控制不了,就像是可以朋友的朋友那樣交集,互通有無,只差沒被跳過。又能說什麼呢。或許這正是妒忌之處。

但若又不是如所想,那也無關係,因為到頭來還是一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