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December 2012

又或者,其實

很多事情不如想像的糟又有如有的事情想比遠的來得更糟。

又或者,其實那樣也不是糟,而是一種不知名,但是無從說起的滿足?

說是滿足,也是不確定的,確定的是,難過遠比快樂來的更多。

也或許,再多的事物也無法真正去的填滿什麼。

一個男友之類,還是再中一張價值不少的發票?到底什麼又能讓自我值得滿足。

人們要怎麼才能知道什麼是足?

想要的很多,但也卻一個也沒有。

不可言喻的

今天,星期天,我交付一個禮物給朋友,原本是想說一下子他們就出發了,但沒想到等了一點時間,我該說一點嗎 (= =);說實在的,其實我很生氣,不過,當他們來的時候,我反而沒什麼表示…

或許有些事情就是這樣,有的時候發現自已沒什麼權力或是立場去作些什麼。好多事情都不太清楚不知道自已能不能作,也或許是說能不能去改變什麼。

也或許就像是有的時候,突然靜下來想想,自已對於很多人都是或許都算是還不錯的朋友吧。

但又… 沒有真正是自已的一個東西。

很奇妙,但是又不能強求。

也或許是自我不敢踏出那一點點的界線,總不懂得拿捏;或許需要一些想法,一些開導,但是又讓自已無所適從。

畢竟每次聽了很多,講了很多,但到實際時候,又卻發現,其實到頭來還是沒有改變。

該怎麼說呢?再反省一下嗎?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