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pril 2011

天空陰

公車駛過台北橋,天空陰陰的。

而,有的時候,這樣的日子覺得不會下雨,就不帶出門了,但當發現下雨的時候才知道,沒帶雨傘。

很多事情是不是也是這樣呢? 我們期望,或用什麼標準評量這事?

平凡星期日的下午

一個平凡星期日的下午。

你打了通電話過來,說你已在附近,到了會再打過來。

出了門,步行過公園,廣場上小朋友玩耍。

躲避球,泛黃的陽光下,看不到自已的身影。
就像是記憶的片段重疊,但畫面卻不斷的模糊。
或許過去這年來,我對於這個,一直沒有想法吧。
空洞過後的空洞,年代已遠。

過了公園,鑽進小巷,拐了個彎,那個公車站就在不遠的前方。
揮了揮手,沒接到你第二通的電話,把原本說好要給你的東西交付。
閒聊幾句,轉眼間,你的公車來了。
我揮了揮手,你上了車,轉了頭,向著來時的路回溯。

回程上,廣場上的小朋友,依舊玩耍。

「碰!」 一記球扎實的打在身上。

我想這是一個思想異鄉客回歸現實的當頭棒喝。

我跌迴了現實,在虛無的現實夢中打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