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pril 2011

加油! 一起爆炸 :D 這個世界

有句諺語是這麼說的,「不經一事不長一智」。

過去這一個月來,各種可能的壓力開始又一次的,以另一種方式來考驗自已。

最近處理到了一個階段,也開始發覺自已的一些成長。

比如說對於事物本質的規畫,看待事情一些方式

一些做人處事的道理,比如說如果沒作過就別批評,因為我們沒有權力批評等等

以及許多,反思的,對於家庭的,對於自我成長的。

 

那麼,對於愛情的呢?

李四端在公共電視的《爸媽囧很大》,故然是一個不錯的節目,可以看看。

以及看到了以前所買的一本書籍…(Rainbow in the Cabinet),更讓我思索,到底愛情又是個什麼面貌呢

又要怎麼才能真的去獲得一段呢? 又是靠什麼維持呢?

身為這樣的角色,又有什麼難處?又在怕什麼呢?

 

於是開始反思,生活為什麼要那麼的不容易?

我想或許生活的本質就充滿太多複雜的成分。

 

想起了有一天,坐在往著輔大方向的公車上,看著路邊忙著因應夏日到來病媒蚊驅趕的工人們。

我看著,一邊思索著。

一個政府所要處理的事情真的是太多了,從稅收,衛生,各種公共事務,經濟,外交,建築,土地,軍事,對於標準的制訂,對於未來的展望,對於一切可能所發生的事情的思考,同時又要維護日常的運作;撇開每個政府對於人們的壓制,或限制,我覺得每個政府都是相當不簡單的。

 

而,回頭看看星期三的老闆謝導,或該怎麼說呢,就是一個事情很多的例子吧。

我相信他的事情相對於我而言,是數百倍比不上的,但他至少都處理在一個軌道上。

或者,我很好的伙伴 lee,的事情也是百倍於我,他也能把每一件事情努力的作到一個階段。

或再談談我父母,我想他們要思考的事情也是幾十倍於我,但他們仍努力的把每個面向都作好。

 

我想,這些成功人士的背後,還有很多我所要學習的吧。

但在那之前,我要更努力,而現在只不過是個開始。

地底

在時速八十公里的車廂內。

最後的話語,沉沒的記憶,隨著速度給帶了,稀釋了

我,猶不可見的前行

一行淚滴卻不自覺的流下

這,伴隨著時間

是最柔美的,即刻。

幸福固然不是一種狀態,而是一種進行式

幾近天明的時辰,工作結束的累。

我在床上難眠, 思察著,自已的。幸福是什麼模樣?

幸福固然不是一種狀態,而是一種進行式。

當失去了,才會感覺的。

是一種在生活中打打鬧鬧,相處在同一時空的浪漫

也好比我們家的狗,或許生活中我充斥著抱怨,但這個時候我想,如果真的有一天,它這麼走了。 或許我會很難過吧…

再也不會有一雙明亮的雙眼在回家時在你開門的那一刻,凝視著你。

再也不會有一個跑來跑去不停撞壞東西小麻煩 再也不會有討人厭的狗尿和便便

也再不會有一個每天在家裡找東找西的動物…

或許我曾經生氣過,但我知道,其實真的值得記住的,反而都是那些小事。

在相處的每一刻,在相處的每個當下。 在無比的情形下,在每天重疊的每一天…

幸福從來就不是一種狀態,也不是一種模式,而,是種無法體會明察的進行式。

是一部不曾間斷的電影,也是一幕幕我們想找出的東西。

愈是向外找,或許,真正的,就在身邊。…

行過辛亥

列車進了辛亥站,人群上上下下。

關門,人群躁動著。

過了幾百米後的穿梭,開始進入無比的黑暗。

就像是一座橋,一座搭在人們心中的橋,過了這頭,接著的就是繁華的市區。

光明,回頭一看那黑暗的彼端,還來不及留存的美好。

距離,在不過一分的時間內切換。

這下才驚覺,

原來,台北好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