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rch 2011

期待。

期待。

人群穿雜,喧嘩的夜市裡。

總想不經意,是握住你的手,在心中排練幾許的過程;

機會遲待的現實,你握了上來,我卻硬僵了手。

勾著,牽著,或搭著肩;生硬的我,想軟化一切,卻又顯得生疏。

啊,期待毀滅的青春,此刻卻不卻噤聲。

才發覺,這樣的行為是多麼的讓人心動;是多麼的讓人期待。

給 B 哥

給 B 哥:

這些話好像以前也說過了,但是就是想再讓你知道。

---------------

這幾天,我在噗浪上看到一個朋友這麼打:

Together說:喜歡上學帶著一把吉他卻不帶書包
牛m閩 回應說:等到真的想帶書包的時候發現已經沒得帶了
http://www.plurk.com/p/b78qyz

這個回覆,讓我有所思索,而更進一步的思考,到底我們是對於這些生命中不快樂是否都只是短暫的?從前我們討厭每天上學,討厭一定要來個小平頭,討厭規則,或許幾許的討厭父母的管教,討厭一成不變的生活,討厭老師,討厭一些你覺得不合理但卻又無法改變的事情。

幾曾何時,你早已遠離那個青澀的年歲,所有的不喜歡,不合理,早已深植在每一天的生活。這個新的自由世界,看似有無限發展的可能,但其實你相對於過去那段年少的時間擁有的卻似乎更少。

你不再擁有歡笑,你不再擁有一群和你同時打屁患難的同學,你或許擁有真誠的伙伴,但你永遠不知道他是不是像你的國小同學一樣,一樣真誠的對待你;你或許擁有許多的金錢,但卻比不上十歲那一年,每個星期,父母從皮夾抽出的那張 100 元來的興奮。

這個世界,好多都變了。快到我們抓不住它的尾巴。

也或許這個世界本來就沒有尾巴,尾巴只是我們對於這樣事物所想像的一種軌跡,試圖在每個可能挽回的一刻,試圖著,再次回到那樣的時空,救回現在的自已。

錯綜複雜,重疊幾許,往往我們在最能珍惜事物存在的時候,卻錯看了它的意義,也或許沒有經歷過這些事件,我們往往不能理解這事物發生的原因。

你或許在中間失去很多,但再看看,你或許少了條腿,多了幾道傷疤,不過人生是否就這樣又走過來呢?

給你一句話:「珍惜你當下擁有的一切,去體會,去愛。」與大家,共勉之。

二十歲快加一的小 bu 筆

三月某日

不知是三月的某一日,天氣異常的好。

向旿的太陽就這樣直照著地面,好似映在地上的不是光茫,而是刺眼的針,讓人無法將那眼皮打開來好好看看這一切。

突然間,遠方傳來履帶的聲響,途經的是大安森林公園。路邊停著的雙B車就這樣被壓扁,變成了廢鐵。

仁義在國立編譯館的招牌前停下,光不再透進,履帶過了中正紀念堂。

「不要啊」

就在那千萬聲招喚後,原來這只是場在公車上的冒險。

「該下車了」我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