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November 2010

國父?

民國九十九年十月十號晚上八點四十四分零五秒,車陣卡在民生西路上,乘著一台從台北車站不斷向北行的539,努力的在煙火散場人群人一點一點一點的前進,心裡想著和妹妹的飯局,在心中不斷的重演到場的抱歉。但,真的,怎麼會這麼久?

出神的望著窗外,看著眾多的人群,不斷的,向著捷運站走著。一個小時前,他們都曾在淡水河畔,抬頭看著不斷放送的煙火,那煙火有如電影般放映著每個人挽不回的青春,在一聲又一聲的煙火聲中流逝,也在每個閃光的瞬間,映照著自已的臉龐。

嘿,等等,這場煙火是怎麼來的?台北市已經好幾年沒在這個日子放了煙火,台北的居民們僅有在每年跨年之時才有得關係看到在101頂上,發佈的煙火,在無數的讚嘆聲中,紀念著每一年的流逝,於是這樣才明白原來對於生活的無助,可以讓人們的心情這麼低落;你知道,特別是對於那種似是而非的渴望,想和人溝通聊天的渴望。這場煙火挽回了一些什麼,而當你再去看看這煙火發放的目的的時候,你就會更加明白為什麼對這樣心情的平反會讓人特別的興奮。

這是一張為了慶祝國慶日而辦的煙火,是的,民國九十九年,西元二零一零年的中華民國的國慶日,是一個每年,為了紀念在九十九年之前,那一個挺身而出的青年所組成的革命團體成功開始了那條漫長建國之路的開始。

於是,我開始思索,這樣的日子,這樣的生活,近乎一百年前的人們,在這麼一天,到底作了什麼偉大的事情。又是什麼樣處境,讓人們願意放棄自已的生命,來為了一個看起來再遠大不可能實現的目標;而,又是怎麼,任何人能讓一群人願意相信這一切;這一切的一切,一切一切的為什麼,都要回到一百多年前,一位名為孫文的青年的故事上。一位終身為了一個理想,為了一個看起來不可能的目標而努力,甚至死前還
不忘這一切的那個再也平凡不過的人。而如果也不是因為他的努力論著,或許現代的歷史又會有很大的不同。

你怎麼也不會想到,被封閉的橋樑,竟然會在十五分鐘後開放,當你回頭望看到自已卡在回堵的車陣中;你怎麼也不會想到,一百年前的十月十號,一聲不小心的槍響,竟然引起一個國家的誔生;你怎麼也不會想到,這個國家盡可以存活一百年。

而你怎麼也不會想到,過了四個小時以後的妹妹沒有生氣只有無奈 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