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November 2010

ㄍㄧㄥ 什麼

到底在抗據什麼,到底在害怕什麼,到底在想些什麼
人生這麼的苦短。

到底在思考什麼,為什麼,遲遲不敢伸出我的手?
即便,這便是我想要的最簡單的 contact, 但我到底在抗拒什麼?

精華時光,這樣的我,或許還是只能這樣?
不論遲遲走出第一步的自已,也害怕於這樣的世界。
或許,時間就這樣流掉了吧。

這樣的 Desire,
也或許是自已在嘲笑自已這樣的行為和生活吧。

違和感

今天(11/24)因為教育訓練回了輔大一趟

真不知道該怎麼說,事過近半年後,這樣回來有些許的違和感。
人人見面的第一句話都是:你怎麼回來了
於是,回答,機械而客套:喔,沒有,回來講課

唉。

回程想想,
或許我得到了很多他們所沒有的,但他們也同時有了很多我所沒有的
而這些是一輩子也無法再找回的,我的青春年少。

紅透的夜

沉默 寂靜 一個人的空曠停車場
偶有幾部車的穿插入庫
幾個駕駛的離去
幾句鳥叫聲
幾個閃耀的星光
紅透的夜
蟬聲四起
雖然時值晚秋
一個十一月的夜裡
望著車窗裡的自已
獨立於這樣喧鬧的夜

兵役體檢

今天(11/08)早上去醫院,應兵役科的要求進行兵役體檢,由於檢查的點,離家裡不遠,大約坐公車約十站內的距離,因此一大早點點多就搭車前往(一方面我也怕遲到、一方面也是想早點用完)。

一進了醫院,在那個瞬間,一個婦人向她的岳父哭訴,訴說著這些年來她的生活過的多苦,那樣的累了。難道這樣還不夠嗎? 另一個轉角,救護車推來昏倒的婦人,手緊握著拿上的皮包。突然,我理解到在這個十字交叉,交錯的不只是來來去去的人群,更是無可避免的生活的生離死別,離一步之遙的地方即是死亡,而相距不過幾個頭頂的房間卻又是新生,交錯在生死之間的便是確此。確定生命就是在這樣的交替下,不斷的成長、以及延續下去。

對於檢查結果,沒什麼想過太多,想過沒什麼,或許就是無言。

擠滿著被要求來臨的男子,在一個一個的檢查點上排隊,和這醫院所形成的肅殺之氣,明顯成為很不一樣的對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