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y 2010

鑄跡

這是一句偶然在一個晚上寫下的短句… 雖然無法表達什麼,但或許可以些許的透出一點無奈…

每個世代都在不斷前行的時光軌道裡留下痕跡,他們將頭伸出車窗眺望已過的路程,或是不斷的好奇向前望去。

在年少輕狂的時空裡,無數的記憶、盼望、徬徨以及事件交織成了一張一張成熟的臉孔。

也在每個人的心裡,鑄著一堵高高的心牆,寫滿的是一個又一個的故事。

DLD:Deadline Driven

前幾天和一個原本同小組,最近被調去支援專案的朋友討論一些開發方法論的東西。由於他支援的專案快要進入 DEMO 期,所以在他 OOAD 完以後,沒剩多少時間了,我就開玩笑的說:「你該採用 DLD 開發法了!」

朋友如同現在在看文章的你,馬上問道:「什麼是DLD開發法?」 Continue reading

上課的六十秒驚天動地

這首是在中正詩集裡的一首新詩,內容大略很白話,我想不用多加描述 XD(明明就是因為很懶)

大略是在說一個從社辦聊完天的女生衝回教室後發現已經在上課的囧狀(這其實是實際發生的事情)

這首的創作時間約是06~07年間,在中正高中所創作的。 Continue reading

不只一點瘋狂

時值一個平凡不過星期二的清晨時分,窗外的天空還沒有破曉。三點起來的我,看著數天前從星期三公司借來的「不只一點瘋狂」,在前前後後花了五個小時的時間裡,對於數學家「艾狄胥」的生平有了了解。也洞察了對於真理的追求以及一種生活的態度。

書中有提到很多讓我反思的,比如說本書的主角對於問題本質的洞察、「不發表便成仁」、以及對於始終如一的數理本質,或應該換個方式說是一生對於數理領域的貢獻。正因為這樣的純粹,這樣的生活,對於知識的追求,對於真理的洞察,在無形間,也對於人類的生活,對於人類所能追求的知識領域有所進展。

最讓我感到驚奇的是,他是一位在我所有關注領域的「現代」數學家,並也開啟了合作撰寫的先例。一方面讓我們能了解到通訊方式的改變對於學術出版的改變,一方面也是讓我更確認未來是一個團隊合作,或更精確點的說協同工作的時代。

沒想到讀一本數學家的傳記,會讓我反思怎麼多… 我想人生還有很多得去思考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