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rch 2010

HR 的難處與求職時要注意的東西 (1/3)

時間過的很快,二零一零年一月二月三月就如高鐵一般呼嘯而過,而這個當下,再過二~三個月就將是各大學的畢業季,也是被稱為新人就業季的一段期間,來自台灣數以萬計的大學學子 (這裡不計兵役問題所造成的延遲) 將從原本單純的 (我是不這樣覺得啦,但和社會作比較的話,的確是事實) 校園裡進入到職場的戰場裡。而在職場這個槍林彈雨的前線,我想除了要去找目標物之外,不外乎就是投履歷以及進行面試了。

最近,在我所任職的公司裡,我實際接觸了 HR (人力資源)的這一個部份,下面是我的一些心得,但因為我自已沒有被面試過的經驗,所以可能只能以一個不經世事的小鬼頭面試官角度去思考。 Continue reading

無法思考的大腦

夜深了,寂靜的夜晚,在慘白的月光下,一個煩心的少年正在月光下漫步,思索著他所不能解的個個難題以及想法,以圖在人生的試驗場中,在每個不同的時刻,用不同的方式,遇見不同的人、不同的局勢、不同的生活背景,然後一直不停歇的生活著。

在人生這幅長而沒有理由的卷軸中找尋生活是一件困難的事,生活穿梭在理想以及現實之間,而這也顯示了在經常性的角落,我們所思考的面向,所想的方式,都是受限於你所能夠,想的。

於是,我好想告訴那個少年,別在作無畏的猜想了,因為人生本來就是充滿著各式各樣的不確定性。

也許在這前一秒的世界和這一秒的世界在你看來沒什麼很大的不同,但你無法想見的是這短暫的時間裡,有多少人在面臨生離死別,在面對緊要關頭,站在高崗上向下不時的查望,以圖在一躍而下之前,能有人說服他不作傻事。也或許是在無法數計的人群之中,正有一個人無法認清自已的本性而走上了岐途。

疲憊的身驅,無法思考的大腦,正好顯露出了人性的真實,也讓我更了解在這樣的情形下我該怎麼辦。

一個人的時候

一個人的時候,有人說是很無聊的,也有人說很浪費時間,但或多或少,生命中我們還是得面對這種一個人的時候。

一個人的時候,可以聽著音樂,看著電視,吹著冷氣,想著接下來的行程;也可以到戶外走走,看看花草,吸收大自然的清新,享受那片刻的安寧;或走在西門町的街上,看著迎面而來的少年少女,心裡想著搞不好那個轉角,就會遇到生命中的白馬王子或真命天女。不過對很多人而言,一個人的時候卻是面對真實自我的時候。

真實的自我在這個工商業發達的社會裡似乎成為了求之不可得的東西,人們往往在自己的臉上戴了很多的面具,但,自己一個人的時候,是否還需要那些面具呢?很多人選擇脫去它,讓真實的自我赤裸裸呈現在自己面前。此時最深層的感動出現、想起那些做過的錯事、看到那些自己最不堪入目的祕密,但又有什麼關係呢?只要能了解這點,進而改進自己,讓自己變得更完成,成為那心目中的完人。生命因此而發光,更發熱,更讓人能稱奇。

很多時候—— 一個人的時候 ——遇見的總是那不期而遇、那最真實的自己,或是那自然美景。也許生活中真該多些片刻的靜默,想想這一切,來找出那千千萬萬五彩繽紛的世界裡真實的美。

(備註:這篇文章是高二寫的… 但和我現在的心情很符合 所以就發上來囉 🙂 )

怪人

最近在搭乘公車的時候,我接連(還真的是接連…)二次遇到了一年前就遇到的怪人,戴著口罩以及不斷的問一大堆很隱私的問題,如果不小心的話,還會被摸手、搭肩啊……等(接下來我不敢想但目前只有那些)算是很不舒服的行為,還會不時的拿起放在封套的筆記本,記錄著他所說的「有緣」遇到的人的電話或地址,然後和你說話的話還會不斷的脫下口罩。總之,以常人的眼光來看,真的……不是普通的怪。

我記得我第一次遇到的時候,我嚇壞了,或許是我本來就比較小心面對這樣的事情,我選擇在絕對不能遲到的星期五早晨提早下車,離開並中止與他的更一步接觸(但是這樣的選擇卻讓我九點才到 = =)。但這二次,或許是去年已經有類似的經驗,我選擇部份和他接觸,雖然身邊的人們不時投著異樣的眼光,但我還是選擇和他接觸……試圖從他說的內容中找到他行為的原因…

就我從對話中的了解,他是在三重一個道場學一貫道修道的人,他的名子我忘記是什麼了,但他每天基本上都會在大約八點左右在大同路口搭車往盲人重建院以及下午四點左右搭車後在大同路口下車…

溝通的過程中,由於他一直不斷的反覆,以及不斷的提及有關家人的事情,例如:「我不知道你媽媽怎麼想,我也不能強迫你,所以就要看你媽媽怎麼決定」,從這樣的句子裡我們可以知道這樣的語法是不合邏輯的……所以我初步斷定,他可能是在某些語言以及行為上有些缺陷。

不過,他讓我深思一個問題,是不是在都市及網路時代的我們,已經很少利用這種最原始的溝通模式來溝通了?如果,只是如果,我把他形容成不想被這世界的潮流所接受的人們的行為,這樣會不會好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