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anuary 2010

在 64bit Linux 下安裝 Flash (for Opera, Firefox, Google Chrome)

我想很多因為記憶體太大而需要用 AMD64 架構的人,對於 Flash 總感到很麻煩,因為在 Linux  或 Windows 上遲遲沒有 64bit 版本的 Flash 可以用。

雖然下面的方法已經用了很多次了,但是還記在這裡,讓大家也可以很快的完成安裝 ^_^ 有問題請在回覆問,我會盡可能的回覆。

1. 下載 64bit 的 Flash.so

http://labs.adobe.com/downloads/flashplayer10_64bit.html

2. 下載後解壓縮

3. 把解壓縮後的檔案移到 /usr/lib/mozilla/plugins 底下(需要用 sudo)

由於 Opera、Firefox、Google Chrome 都會自動去 /usr/lib/mozilla/plugins 找對應的插件,所以作一次就等於在三個都裝好了 🙂

陌生旅行

有時 城市住久了 會想到陌生的地方走走

看看那陌生的風景

聽聽不同的聲音

但過了許久

才發現

原來最陌生的地方

竟是自已的出發地

深夜反思

這封信原本是我寄給謝導的一封想法,但我知道我一定會忘記,所以貼在這裡

輾轉反側。原想躺下靜思的我一再的起身走動,到電腦前思考這封信該如何提筆。

對於過去這一個月來,在公司裡所承諾的大小事件,雖然已過去,以及使用一些言語在進行任何無法令人稱信的言詞情形下,我還是得說我感到很漸愧。
這或許是得一個人在寂靜的夜才能體會的感受,平時的忙碌填補也掩蓋了內心的羞恥心。

這看似常「消費別人的善意」的人格就在這樣的情形建立起了,我記得謝導在一開始我進入公司時就不斷提醒的:
對於時間的掌握以及作出任何承諾前所需要去憶想的不可承受之重,對於一個不斷犯同樣錯誤的自已,我想到於現在還無法很快的在過去這一個月內進行任何的改變。

也因為自已的外務太多,沒辦法全時進入公司全心全意的進行目前任何建置的計畫。因為我知道那些東西將會嚴重的影響我在任何一個環境下所能產出的表現,包括星期三。
的確,現在回想起來,過去一年都被這些事情給困住,於是上個月發佈那封信件的同時,我自已立訂了一個計畫——一個是在過春節前把外務給減少,這部份目前進展的很順利

但相對的,在同一個時間下,無法分身進行任務的我相對的對於星期三所能提供的任何產出就相對性的減少。
如果問我那些工作是否有進展,我得說有的,只是基於完美主義或對事物的不確定性,我遲遲沒有公開這些資料,也造成了資訊的不對稱。
我期許自已能不斷的將手上的事情給一一解決,但心中又無法隱藏對於這些星期三事務的憂心,就在這樣的情形下對自我漸漸了失去任何責任的能力。

今天看清自已後,我只能完成短期的週目標,我和宜湘訂立了一份相對短暫的時間表,內容是有關建置對於書目項目的資料儲存。
對於上面的時間,加上今天的反省,或許這不是第一次了,但還是得說起來格外的有信心。

我相信我是一個健忘的人,但這樣的我卻無法再繼續下去,今天的我有謝導這樣的教誨。
但未來的我是否還能這樣下去,我不確定。 因為一個不負責任的人是否能慢慢的開始練習重新拾起責任感,我相信這需要時間。

一個不斷請求機會的人終就會被自已的機會給壓死,這句話現在說起來格外的有感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