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pril 2009

我學騎腳踏車的經驗

by 邱柏崴 bu 2008

我記得在我很小的時候曾經騎過一次摩托車,那是一個充滿霧氣的山頭,山間裊繞著清晨散不去的霧氣,天空白的好似可以反光。那時候父母剛從旅館裡出來,我興奮地跑上了那台載著我們的摩托車,正好上面的鎖匙忘了拔除,油門一催,那車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衝了出去,強大的馬力以一個小孩的力量怎能撐得住呢?結果我摔了車,哇哇大哭,那年我三歲。

不知道過了有多久,我對於這種兩輪的交通工具還是感到相當的害怕,就好比「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蛇」的心態,連腳踏車這種東西我也需要克服好老半天,要不是那不死心的親戚不斷的加油,我想可能也沒有這一天。

當時,我十三歲,住在花蓮的親戚家,親戚家前有段小路,小朋友們常在這上兒玩耍,雖然有點危險,但小孩子嘛! 年少是該輕狂,是該多見識見識,正如我接下來作的事一樣。

我扶起了朋友停放在路邊的腳踏車,一開始還有些害怕,但遠方親戚小孩不時傳來著「你可以的,加油」的聲音,做我心中充滿了一股不知從何而來的勇氣,我跨了上去,踩了第一下,它動了! 但……那股恐懼還是湧了上來,害怕再次趺倒,我馬上停了下來,但那遠方的親戚仍叫著:「別停下來,你可以的!」他這種不死心的叮嚀真不知是打動了我心裡的哪一塊,讓我又再次試了一次……一次……又一次……,最後我也忘了是到了第幾次,我終於克服了自已對二輪的恐懼,而也能和我親戚們互相騎著車到處自由自在地遨遊了。我想,這當中除了親戚的不死心外,也許還包括了一些鍥而不舍的成份在吧,古人說:「駑馬十駕,功在不舍」。

我雖然不是馬,但那種精神卻值得我們學習、警惕以及銘記在心。

Da ra da…

其實寫這個的時候心情有一點煩

我實在是不了解我的身邊到裡怎麼了

我真的無法理解。。。

========

詞:bu (待完成)

如果說人生只能作一杯豪傑

暴躁的紅綠燈 越過了界

我無法理解 這背後道理是非

還有那些回憶以及昨天

煩悶的下午茶 黑白電影重覆著 不斷上演的情節

都好像是昨天 還是這會是今天 該不可能是明天

根本不可能是明天~

五月天

天底下最可怕的,是發現自已真的算是死忠的歌迷吧。

我指的當然不是像會去追星那種,而是不斷購入該歌手或樂團唱片的歌迷XD。怎麼說呢,我們看看下圖。

五月天的七張 CD

我記得,我開始聽五月天是在 2001、2002 年的夏季。那時,朋友借我一片CD:人生海海。不知不覺的開始喜歡上他們的音樂,也或許是更早,在台灣阿誠的時期的片尾。我還記得我看到他們在電視,突然自已有種興奮的感覺,我才知道 原來這就是覺得很喜歡他們的舉動。

但是隨著他們的淡出(去數饅頭 = =”),我也漸漸好久沒聽到他們的專輯了。只有偶然在ktv或活動時聽到,然後直到 2007 年… 我在跨年夜再次聽到他們的聲音。

於是又開始覺得他們的音樂還可以,雖然我還是覺得淡出前的曲風比較活潑,但也漸漸開始接受不同的感覺的五月天。

於是從 2007 年,從只能用MP3 試聽的我,慢慢地買進一張又一張的五月天CD….直到今天,也就是 2009年 4 月 15日,我終於補齊了他們。(突然有一種作了件大事的感覺XD)

所以,從我自已的例子來看,有的時候我覺得線上下載的 mp3 也許對於唱片業是另一個新的宣傳市場,也像我這一次也一起買進了 929 的首張以及Picks 的我的王國 EP ,都是因為我在網路上聽到,而後才去購買的。

很多事情是慢慢會改變的,有如大眾閱讀音樂的習慣。我覺得,唱片業界需要重新思考自已的定位,而不只是一次又一次的反對。以上只是一點小小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