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輔仁大學

違和感

今天(11/24)因為教育訓練回了輔大一趟

真不知道該怎麼說,事過近半年後,這樣回來有些許的違和感。
人人見面的第一句話都是:你怎麼回來了
於是,回答,機械而客套:喔,沒有,回來講課

唉。

回程想想,
或許我得到了很多他們所沒有的,但他們也同時有了很多我所沒有的
而這些是一輩子也無法再找回的,我的青春年少。

305 & 圖韻

無意間翻到一個影片

還記得是去年的這月

一群我們以及305的大家

在台北車站凱撒餐廳快樂的吃著謝師宴

還記得高中時期發生了很多很多事

到了大學都成了過眼雲煙

那些想  想起的事 到了現在都早已不清

於是乎,突然想起現在的自已

再聽著 1976 的 Star

轉頭就走 還加上諷刺的笑容

我喜歡故作姿態 當然非常的不自然

虛偽的美 畢竟多數人都喜歡

不過是種發洩 何必認真看待
翻些不懂的書 然後假裝喜歡
突然覺得自已是不是一直以來都在這樣的迴路裡呢
也許是因為最近很多朋友要離開身邊的關係吧
總覺得要再調適一下心情
雖然我還是很希望他們能和我連絡 打聲招乎也好
------------------------
另外
星期三的圖韻 我覺得真的很糟
謝謝 LOG 小瘦 嚴復 大師 阿松 小白 黃友志
曾芳、小童助教、陳姿滿、簡妤欣……還有好多好多在現場的大家(雖然記不起名子如同歌詞一般)
喔!還有靜宜助教也謝謝你的支持雖然你有事不能過來 :)
給我了支持以及鼓勵
也很 sorry to 你們,因為我有事而不能留到最後
恭喜嚴復拿到第三名喔!
還聽說 LOG 和小瘦 深情對唱到要出櫃了XDDD
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是我可以想像那個好聽的過程,絕對比我在排演時好聽很多 :)

不過,至少我確信的是圖資的大家 因為這次玩的很愉快 :)
也共同留下了那個最美好的夜

快閃俠 BU

時間過的真快,轉眼間三月又過一半了。那些充滿回憶的日子還沒散去,而新的回憶又不斷的塞入腦海,就像是在狹小的車廂中,不斷塞入想回家的民眾,肩並著肩,背貼著背,回憶也一個和一個壓縮,以致於它們漸漸融為一體,有如二塊融化後再度結塊的冰塊。而在這些回憶中,我最記不起的就是零九年開始的這幾個月。

說真的,開學也三個快四個星期了,現在想想,好像那些起初進大學的感覺,漸漸的變得不同…… 想學的東西,想了解的事物,漸漸變質,就像一條在汪洋失去方向的船,現在的我,看似有方向以及未來的我,卻有著無比的迷網…… 於是我開始想起 LOG 在文章所說的小朋友,也想起天然呆和我分享的麥田捕手,我也好想作那個在麥田不斷接著大家而不往前行進的捕手,但誰也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而且再過五個月就要滿十九了,很難想像這段十八,人稱人生最完美的時光的我作了什麼,也許我真的學到很多,也或許我得到了一些什麼,也或許因為和小龍分享的一個秘密而有著無比輕鬆自已的我,也或許是可以夜唱後的狂睡,也或許是十八 之後得知要負完全刑事責任的我……(這是什麼啊…哈 亂入的 = =)

而最近我在學校的時間真的很短,就像一個來無影去無踨的藏鏡人,也像是網路上集結成群的快閃族,在短暫的瘋狂行為後,即刻消失在淡淡的時光裡。也有如炎陽下的薄冰,不消幾分鐘就失去了他們的原貌。也或許是想試試什麼叫作正常的大學生活,但我知道或多或少我不可能作到。不論是看著磊哥、Taco、小四、天然呆、LOG、大師、F4..(XD 林鶴)或者是另外很多很多朋友的 blog,雖然我也知道在 blog 上的自我是包裝過的,但我發現的我的生活還是平淡無奇,只好幻想著開始想過過那種生活。有著不同的困惱,有著不同的想法,心情不好可以找人談談心,或是可以一起出去買東西,我不知道我的生活到底被什麼給佔領,我只知道在這樣情形下的我…… 感到無比的失落。

想要這一切都順心,這樣該有多好。

選擇?

此篇為回應圖資同學張峰瑜的回應,因為很長所以用引用的方式回覆 =V=”

====================

想知道如何選擇,也許可以試試衡量每個選擇的得失吧,但是考慮的深廣則是因不同年紀或見識多寡有關。但如果能多去想想各個面向,作出你覺得最有利的選擇,也許這樣在日後回想起的時候,才不會因此而遺恨。

不過人生也正是因為這些無法輕易選擇的選擇,才讓我們有機會後悔, 有的時候選擇錯了,事後想想又能怎麼呢,還不是只能笑一笑就過去;有的時候,總是得作出一些不理性的選擇,這些都不是光用最有利就能衡量的因素。於是,正因如此,每個人的人生有了不同的發展,造成了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

最後,試著去珍惜,並且想一想自已的選擇吧!在還有機會選擇之時,作出你心目中,最理想的那個吧;別到了不能選擇的時候,才真的會讓你恨不得自已早點作出選擇,這樣就真的無法作些什麼改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