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的自已?

保持著最好的自已,最好的狀態,不管別人眼光怎麼看,喜歡或不喜歡你,來往與否

或是把自已放在什麼的狀態下,只求在每一個時刻下自已能夠和自已說,這是最好的時刻

當能夠這樣去思考的時候就得再反省出到底是什麼樣的環境能夠建構出這樣的生活過的好

感謝和維持他們,但是又得走出舒適圈子裡的那個陷阱

一個地方和身份的認同

今天剛打開信件就收到有 Medium 寄來的信,然後我看到這篇文章我覺得,他裡面提到一個句子很有趣。

New York, I love you, but You’re no longer my town.

seeing past this place that has become an integral part of my identity

隨著作者的年齡漸長,他開始慢慢地用不同的視角來看待自己跟這個環境的關係,他以前是過去所認為他所身處在那個紐約城市,其實已經變成他生命中不可分割的那麼一部分,而等到發现這個事實的時候,其實它已經開始慢慢的發現到紐約有點變得不一樣。

於是,他決定要離開這個他所熟悉的地方,到一個他未曾發现的新的領域,脫離那些所有記憶跟保護成為不可分割一部分的生活環境,然後在重新在別的地方用新的視角發现新的事物,發现新的自我,也許有一天他在回到這個熟悉的地方的時候,他能夠用的新的觀點,新的想法,新的視角來看待這個地方所發生的一切事情。


我想這樣的情懷在我身上也時有發生的,我對我所生活的地方–三重,到現在淡水,我又總是用太過習慣的方式來看待這兩個地方的存在,而當我真的離開三重的時候,我現在從淡水回去的時候,我都發现我過去所生活的那每一個跟我現在所聽過感覺到的每一個感覺都是不大一樣的,這個地方所帶給我的回憶,現在才看到這個地方所帶給我的感覺,都成就了我現在這個人無法分割的一部分,或許我可能現在用新的觀點來詮釋這樣的程序存在,單位是其實在內心深處,我對這個地方的看法還是沒有什麼改變。

我想對於離家的遊子來說,遠行是一個重新認識自我的方式,我們要脫離那個熟悉的環境,脫離那個收悉所認識的一些事,我們才能夠用新的觀點新的想法,新的看法來誠實的面對我們身邊就坐著的那一天,我們不把一切視為理所當然,我們不把一切視為是必要的,視一切為是得來簡單的來沒有費工夫的;我們用新的觀點我們推出的所有新的可能的,那些有色的眼光來處理這件事情。所以我們能夠輕易容納不同的環境,因為我們,在每一個過程我們都在學習,如何像新生兒一樣用,完全無知完全,不帶任何偏見的思考,去思考每一件事情。

是的,這就是我們,在一個地方呆久了,可能多少轉換,在一個地方看的多了,可能也需要轉換,我們不斷,在內心的深處好像有那麼一點點的火焰需要去習慣,需要去改變,我們知道,我們是喜歡定下來的,但是我沒有發现定下來對我們的,感官是有害的。於是我們期待,於是我們希望能夠前行,但是我們要記住不填我們不知道到底下一步對我們整個世界的看法是否有所改變,我們不知道下一步會不會走到之後是一個電影申冤,我們不知道下一步是不是能夠獲得甜美的果實,我們知道,祇有這個動作我們能夠重新檢視一天事物的存在的必要性。

(P.S. 最近開始使用訊飛輸入法,讓我能夠用思想速度來打出這些文字。滿方便的,大家可以試試。)

一些對於社會地位的想法

今天在整理 RSS 和 Pocket 時看到這一篇 Don’t Try to Buy Your Way to Status, Earn It Instead

讓我想到我們是不是很多人都被社會的壓力所綁架了
沒錯,我們需要更多的外在動力來讓我們看起來更好了
我們需要更多的門面讓我們看起來更好了
或是可以切入那個不同的等級

於是我們開始把腦子動在如何快速的獲得這一切
或是我們要如何預支我們的未來來進行這一切
可是這些得來很快,用購買的或快速的方式獲得的
外在的社會地位的象徵是很不穩固的

或許我們該回到不久以前,那些日本職人所流傳的一個精神
一生只作好一件事
如果能把每一件事作好
我想自然我們便可以慢慢的
用有機的方式去獲得打拼足夠的資源
來慢慢變成更好的社會地位

我想這是一個反思,反思我們到底是否真的一切需要把那些外在的
觀點、壓力帶到自已身上

旅行與平靜的生活

一直以來長距離長天數的旅行都可以讓我平靜
如果真的要問是什麼原因,我也說不上為什麼
好似長距離、天數的旅行可以看到很多有趣的事物或是
可以脫離生活中日常生活的環境

50CC 武嶺

於是便有了二次機車環島的旅行 (一次順向、一次逆向)
數次到花蓮和宜蘭的旅行
也騎著 50cc 的機車陪著我上合歡山、走過北橫或是上阿里山、到玉山看猴子
找台灣各地的朋友,走過難行的 197 碎石段,或是被切成好幾段的台 26
走遍台灣極北極東極南,(極西目前好像不是很好走,還沒機會去)

也吃遍彰化二間有名的肉圓店,到福隆、奮起湖、池上吃著只有在那裡才特別有意思的便當
南澳的建華傳教冰、潮州的燒熱冰又或者是在花蓮壽豐的豐春冰果室的好吃的甘蔗冰
又或者是台北各地、基隆泡泡冰、台南或高雄的等等的特別的食物

然後再從起點,又再次回到同是起點的終點
也就是這個在淡水的小住處
每次不論天數長短,好像都是讓人覺得有如隔世的
那種再次回到人間的感覺

直到
就在剛剛整理房間時,我好像發覺了這個背後的原因

有沒有可能是因為是出發前都得整理好房間的環境 (不然回來可能長出許多果蠅和小強)
而這個過程讓我可以去重新認識回到生活的這個時刻下呢?
從過著好像過的很快的生活,被打回到需要以小時去觀測的
那個旅行的每一個 moment
如果生活可以不停的,當然不一定得需要出發長距離天數

畢竟在許多的 promise 後並無法再輕易前行
但是經過整理生活認清哪一些或許就可以一樣 reset
到一個比較平靜的狀態? 我想這是可以試試的

旅行讓人平靜,也或是因為知道能帶的少
生活應該也是一樣吧,別讓那些拖著走
是吧? 努力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