猜測,在乎,不在乎

在不知道事實的前提下我們猜測,但是如果是所想的那樣,或許在別人的眼中大概就是那樣子吧,不重要不在乎之類。反正也本來就沒什麼資格可以幹麼

無法控制,也不被人重視,那你又何必自找麻煩。那只不肺是一種對自已的傷害就是了。

而控制不了,就像是可以朋友的朋友那樣交集,互通有無,只差沒被跳過。又能說什麼呢。或許這正是妒忌之處。

但若又不是如所想,那也無關係,因為到頭來還是一樣的。

那種

擁有的愈多,愈害怕失去。
有更多的事項,好像也無法去打敗那些討人厭的。

現在想一想
最可怕的好像是,到了最後也沒什麼可以失去的那種
(至少完成一件事的那種;至少經歷的過的那種)
點和點中間的那些點點。

又何必要求到最後還有個美好結局呢?
也有如上癮一樣的完結在那個當下
如果有著更多的劇情呢?
接下來會更令人覺得美好嗎?

但又如果沒有好的結果,
那是否發又代表著好像沒有一個好的終結?
生活是否就只能是那樣子沒有進展的?

有點挫折

有點挫折。

我想是那些無法控制的外部因素,但或許也就像我最近對自已所說的,只能去控制以及埋怨那些可以控制的部份吧。對於無法控制改變的事物,作再多還是不會因為自已而有所不同。

好比天氣,下雨不停的日子,雨還是不停的下。

生活上很多麻煩的事情, 很多都超乎你的想像範圍之內,有的時候作事做了很久做到一個時候就覺得好像沒辦法前進,好像少了些什麼少了些什麼動力;然後你發現身邊的好像都不見;然後每個人那個有自己生活。好像抓不住的好像沒辦法調整的。好像很無奈了。

就像的宇宙中漂浮一樣就像在太空中漫步一樣,你們都知道方向在哪裡,是就是沒辦法在前進了。現實的拖動,好像什麼都能作,但又什麼都不能作。

03:29 更新:

作就是了,我想。因為即便再怎麼清楚方向,沒有了動力,太空人也只能把在原地打轉。

只好自已先用盡全力,到下一次機會到來之前;再努力了。或許很多事情該是主動,也或許很多事情需要有更強大的後盾去撐。

但在期中,我們就努力去作吧。讓事情自然發展到一個程度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