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生命之中偶然的遇見

總是不停回頭望,像昰一隻等待著主人的狗。

不想在有限的生命之中只有一次的時光
每個遇見都有其無法去理解的意義

這是似乎是種貪
貪得無厭的
而不願放手那些所邂逅的人和事和物

頻頻回頭看看看什麼時候能夠再度連結
再度相聚
再度彼此的生命之中夠創造出新的事件
這是重感情的厚臉皮人
所能說出了就很誠懇的一句話 -- 認識了便是一世

「如果能夠維持很久的話那該有多好啊?」

「是吧?」

再會,2017年;而又將再也不見

又屆年未,而我們總是回首過往日子想找出到底這虛度的天數裡,我們是否有什麼樣的變化?而生活社會外在環境的轉換,快速的而無法讓人跟上;有如財富的累積和陳列,用沙堆起的塔而無法用言語再去描述的那些書寫在沙灘上的文字。

我們笑著,我們哭著,看著無垠天空,想著或許一切也不是變化那麼大的,或至少,事物的本質沒變化的,我這樣說著。

過去一年我想,是一個轉換很大的年份,又好比多認識的朋友,而又更認清自已的身體情形,眾多事務的推移,而失去,更多可能的自由,許多社會上無型的,家庭的,那些可怕的限制,在身上一個一個展現出來。而,這些也好像不改變的。
我,我這一年有什麼改變嗎?


談談人

若這麼說,我也只能說我不確定,許多許多人都說我變了,又或者變得更加認識更多的朋友;而又或是失去了過去的夥伴、朋友;沒連絡的,或許不需要連絡的過去在2017年裡消失的更為明顯。

認識很多如俊兄學政,上個年未的舜,以及近期的愷和修;我不確定大家願意和我結交是為了哪一個部份,是沒改變的那一個,還是時光推移的那一個?又或許是認識很多年的BC或楊,時光是回不去那過去的時刻的,但又怎麼,回首又是那麼熟識,感覺又好像未曾變化過的。我想我永遠無法得知,但可以確定的是,因為漸長的年歲,我開始珍惜這些相遇。

關於朋友,身邊一切,我不確定改變的我,是否能持續走下去而變得更好。可能,我只能說,我會,想辦法的,展現出就是自已的那一面,當然會持續消除那些不好的問題。

而家庭的關係也漸漸進入新的時代,或者二老所說的,空巢期,有點距離讓我們能夠更真切的去交換那些不是細節的項目,我不確定這和同居的戀人容易分手的理論是否有關,但我想這樣的距離讓他們和我有點可以呼吸的空間;而也是這一年開始家族進入了密切,或許正是時光吧。推移的讓我們知道無法再停下來等待了。


談談恐懼和自我

最大的恐懼在過去的半年中慢慢消滅。而這也將成為我2018 接下來會遇到的最大難題。嗯,這個我所說的,這 8到10年間,整體來說是越變越好的,而經過這個過程,我也漸漸的看清了很多很多他的本質。對於我也不再是被推送的,不是上,不如大眾是被推過去的,而是自我選擇的,就去進行這個動作,但我更希望的是我可以,找到個方法來減少這個過程,但或許很麻煩吧。

關於自我,我想拉扯持續,而我也漸漸理解那可是不會停的,而人生正是有了這些拉扯才顯得有趣。選擇了A和B,要同時有太難,而時光不待人,可惜。


或許能寫的很少,我想也不用多,這些記錄,記錄著每一刻,不要求到每一日,每一個月份的記錄,但至少留下什麼讓未來的我能回憶。還記得那些重要人事物,我想。

我在躊躇的中間

我在躊躇的中間
這裡不是未來不是過去
是不是一半的大人又不是一般的小孩
這裡是非地方什麼地方都不是
來往的好像就卡在這個地方

我既沒有踏出那一步想到大人世界,但是思考有時像大人世界;
我沒有離開抽身的,就像是那個地上的小孩世界,但是有的時候思考一下又像小孩世界
這裡是非地方什麼地方都不是

標準作業流程的重要性

今天是5月6號,大概晚上3:22左右的時候,在淡水家裡附近的一個巷口發生了一個小小的交通事故。

其實這個過程中大家都沒有什麼錯,只是為了想要能夠順利的用保險來付這個損傷的錢;所以我們就選擇請警察過來幫我們做紀錄。

這個過程中,我發現其實很多地方,因為正式警政服務裡面有很多標準的作業流程,讓他們能夠一起所以不會覺得很混亂;比如說:打電話報案時候問的問題,然後收到報案之後的一個回覆、還有到現場之後要如何去記錄當時的情況、以及之後製作筆錄跟留下相關資料成立案件等等的部分。

這一次我是不緊張的,因為怎麼說呢,就只是正常的行駛;但因為遇到還是有點手足無措,不過因為這些流程讓我們可以更快地把這個事情塵埃落定,來把需要的資料建立好來送給對方的保險公司去跟他進行修繕上的理賠。

於是我從這個過程中察覺到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如果一個組織要能夠平行擴展的話他不能只依靠個人或是一個人的主觀判斷認定,需要有一種可以放諸四海而皆準或至少因地制宜去制定一套制度,讓許多人可以進行一個更方便快速的使用。你可以在緊急情況下的時候因為不清楚是思考上所造成的延誤或是糾紛。

制度可以讓很多事情再發生時候可以處理的更順暢,這是我今天學到重要的一件事。